希伯倫市部分地區由以色列軍方控制。在伊方設置的檢查站和圍欄分隔下,巴勒斯坦人的活動自由受嚴重受限制,阻礙平民求職、上學或探訪親友。©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自今年3月30日以來,巴勒斯坦被佔領士加沙的暴力衝突大幅升溫,逾5000人受傷。當無國界醫生在加沙醫治的大部分傷者遭槍傷,肢體可能永久殘缺之際,在西岸的人們需繼續承受被以色列佔領,以及對他們的精神健康所帶來的持久影響。
無國界醫生在巴勒斯坦的項目總管拉莫斯說:「我們的救援隊竭力支援遭遇暴力事件的人們。這些事件包括親人被拘留、學校和住所被粗暴搜掠、家園被清拆、家人被殺害、在檢查站遭搜身,以及日復日遭佔領者與軍人騷擾。」 
 
西岸城市希伯倫是21.5萬名巴勒斯坦人的家園。無國界醫生自2001年起,在該區進行精神健康支援項目。單是今年,救援隊已向超過6,400人提供個人或小組輔導、心理治療、心理急救或心理教育支援。病人的主要症狀包括焦慮、無法入睡,以及感到悲傷和恐懼。無國界醫生在希伯倫的心理學家蘇波說:「受受精神困擾的人當中,不少是青年人,這對他們成年以後的生活構成影響。在他們這個年紀,需要的是自由,不受約束地到處去,以及可期盼的未來。」
 
雖然精神健康問題在巴勒斯坦很普遍,但歧視仍然嚴重。因此,令社會意識到精神健康的重要性,以鼓勵人們在有需要時尋求協助是十分關鍵的。
 
對巴勒斯坦人而言,檢查站是他們日復日面對恐嚇和羞辱的地方,同時亦提醒著他們正在以色列的佔領下生活。©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43歲的拉伊德是六名孩子的父親,在衝突中遭以色列軍人開槍擊傷,令他無法再工作以養妻活兒,現正受抑鬱症狀的困擾。©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巴勒斯坦的青年人居住在持續出現創傷事件的地方,令他們感到憤怒、擔憂,並對未來失去希望。©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優素福的童年受暴力事件深深影響。現年13歲的他,以往總是感到憤怒、自我封閉,害怕踏出家門。接受過無國界醫生的精神健康護理後,他現在敢於踏出戶外,與其他人一同玩耍。©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