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無國界醫生而言,治療受精神分裂症、躁鬱症、嚴重抑鬱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困擾的精神病患者,尤其那些生活在低收入國家的人,依然是一個挑戰。無國界醫生現已發展一套整體的護理模式,顯著改善患者的生活質素。
 
在利比里亞,嚴重精神病患者極難獲得有效的治療,令他們和其家人都痛苦不已。
 
無國界醫生在利比里亞的精神健康服務經理巴拉說:「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首次探訪一名32歲的精神病人時,他被鎖起來已有好幾個月。他的家人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他不時出現的暴力行為,在絕望下用鎖鏈把他鎖了起來。」
 
如果精神病患者得不到對症治療,而家裡又沒人能整天看顧,家人不得不使用極端的做法─將病人鎖起來或綁起來,把他們關在家裡,或者送他們去教堂,由其他人禁止他們自由行動。
 
為改善在利比里亞針對精神疾病和癲癇的治療,無國界醫生發展了以社區為本的模式,治療和護理都在基本醫療診所內提供,這樣精神病患者也可以像其他病人一樣前來求診。經過無國界醫生經驗豐富的精神健康專家的培訓和監督,利比里亞當地的醫生和護士可以用藥,並跟進病況進展以確保病人堅持療程。
巴拉續說:「透過適當的精神狀況評估,諮詢和藥物治療,我們幫助了精神病患者和他們的家人管理患者的病情,他們不再需要使用那些可悲又有害的做法。」
 
此外,社區衞生人員會主動找出有需要的病人,尤其是那些無法來到診所的人。例如,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一個病徵是患者行動不便,令他們無法自行去覆診。他們亦對自己的病情缺乏理解,即使獲給予藥物,也可能難以依循治療。
 
癲癇症並不算是精神病的一種,卻能使人變得脆弱無助。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曾過看一名18歲的青年男子,他患有癲癇症,經常發作,並有發育障礙。因為這個病,他從未上過學。
 
社區衞生人員發現了這個年輕人,給他的家人介紹了與病情有關的資訊,並把他帶到診所。對癲癇症患者而言,恥辱和污名仍是主要的挑戰,人們有時出於誤解,將這些患者視作威脅。這名年輕人接手過治療,癲癇症不再發作後,社區衞生人員給了他很大支持,幫助學校裡的師生理解他的病情,讓他得以入學。年輕人重新找到了人生目標,他的家人也如釋重負。
 
無國界醫生自2017年9月開始在利比里亞展開精神健康和癲癇症的治療項目,目前為超過900名患者提供治療。無國界醫生於1990年至2009年間在利比里亞工作,其後於2014年重返該國,應對伊波拉疫情。現時,無國界醫生還在首都蒙羅維亞開設了一間兒童醫院。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