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自2013年爆發衝突以來,已有240萬名平民逃到國外成為難民,另有200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聯合國在當地為流離失所者設立了6個「保護平民營地」,當中最大的營地設於本提烏,收容了近11.5萬人。
 
2014年,無國界醫生在本提烏設立了一所有160張病床的醫院,提供不同範疇的服務,包括急症科、成人與兒科住院、營養治療、結核病/愛滋病治療與護理、孕產婦與新生嬰兒科、性暴力受害者護理、外科手術與外展醫療服務。
 
而我是急症科和營養治療住院部的醫生。
 
瘧疾季節
 
我抵達本提烏時正值是瘧疾肆虐的季節,是醫院最忙碌的時段。「保護平民營地」的居住環境很惡劣,增加棲身營內的人們感染瘧疾的風險。
 
我們的急症室平均每日收治200名病人,有一日人特別多,我們醫治了約700名病人,所有病房都爆滿了,也有一些病情複雜的瘧疾個案。
 
雖然忙個不停,但我真的很享受在本提烏的救援任務。在南蘇丹的本地同事都非常勤勞,他們從不抱怨,總是盡最大的努力去服務他人。他們為我當翻譯,協助我與病人溝通。
 

「停止寫東西,聽一下我的鼻子!」這名對許多事物的很好奇的小病人,像在提醒我要做得更好。Photo source: Rangi Sudrajat
 
停下步伐
 
雖然我熱愛這份工作,但必須承認經常處於高度壓力下,會影響前線救援人員的精神健康,這是我們必須正視和處理的問題。
 
以我為例,每當工作得特別辛苦時,我都會稍作休息。我學會需要幫助時,要誠實面對自己。
 
在休息的日子裡,我透過做我最愛的事——看夕陽,去支持我做最不愛的事——洗衣服。© Rangi Sudrajat
 
我會好好休息、重拾興趣愛好,跟我愛的人聊天,以舒緩壓力。我很幸運,擁有由家人、朋友和無國界醫生組成的強大後盾。我認為重要的是向自己承認,即使不好也不要緊。
 
很多人都問我,最想念無國界醫生救援任務的什麼部分。我每次的回答都一樣:人。每天工作結束後,我會坐在醫院裡,與同事喝著茶,或跟快將出院的孩子玩耍。在他們的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他們令我體會到,與他們所承受的苦難相比,我的煩惱根本微不足道。
 

Rangi Wirantika Sudrajat是來自印尼的醫生。在過去四年間,她曾四次跟隨無國界醫生,到巴基斯坦和也門等國家參與前線救援任務。她最近剛從南蘇丹完成任務歸來。
 
這張照片是跟同事們在炎熱的一天拍的。那時我們圍攏在冰箱旁,嘗試令自己涼快一點。Photo source: Rangi Sudrajat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