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舞有時、沮喪有時

Awien,一位十二歲的小女孩。從大概一年前開始,她不時感到右邊腰間疼痛。她的家人,於一年間帶她訪尋過數十名本地醫生,各人都說Awien患的是尿道炎,於是處方了一個又一個吃不完的抗生素療程。一年過去,Awien吃掉了數之不盡的抗生素,但病情仍然絲毫沒有好轉,反而疼痛的位置向前伸展到右腹。她的家人,由於要應付那些龐大的醫藥費,已幾近把家中的財產──牛隻──都變賣了。 
 
某天,Awien被送到我們的急症室。替她作過詳細臨床檢查,我了解到她的情況絕不樂觀。她正在發高燒,心跳快得接近她的極限,也出現了敗血性休克的精神狀態。為她檢查腹部,卻發現右腹至腰的位置,都被一個大大的腫塊佔據著,而在觸診時更出現劇痛的腹膜炎徵象。
 
根據她的病歷,那個腫塊應該屬膿瘡的一種,而源頭最有可能來自:急性盲腸炎、升結腸發炎、右腎發炎,又或是腹腔肺癆菌感染。
 
姑勿論源頭何在,由於Awien的情況甚為危急,故我們為她注射過抗生素,把她稍稍穩定下來後,便著手替她安排進行手術。手術的變數相當大,包括有機會需要切除大腸,甚或人工造口(即假肛)的形成,也有可能需要進行腎臟切除。這些類型的手術在此均屬極高風險的,因為我們除了檢驗血色素及血糖的簡單儀器外,什麼肝功能、腎功能等化驗一律欠奉。而手術室的儀器設備更只能用「基本」來形容。故此跟她家人簽署手術同意書時,我們也仔細的將風險逐一解釋清楚。
 
手術開始。剖開腹部,證實了腫塊源於右腎。而腫塊也開始有膿水流出,污染腹腔,是故Awien出現了敗血症及腹膜炎的情況。我立刻將所有膿水清理掉,以防止其污染擴散。不一會,吸走了的膿水已超過一公升了。然後,我再仔細檢查一下她的腎臟,駭然發現她的右腎,長了一個拳頭大小、硬如骨頭的腫瘤,而那一公升的膿水,正是從這腫瘤的一端積聚著的。由於我們並無任何病理化驗設施,故腫瘤屬性真的難以分辨。但可幸的是,她另一邊的左腎完全正常,腹腔內亦無任何癌症擴散的跡象。即使在最壞的情況下,腫瘤屬於惡性的腎癌,但如果能夠把腫瘤完全割除,則Awien的康復機會仍將會大增。故此,我決定為Awien進行右邊腎臟切除手術。經過兩小時的搏鬥,終於順利的把整個右邊腎臟連帶其腫瘤一併移除。
 
Awien的術後康復進度也十分理想,燒退得很快,而困擾她一整年的腹部腫塊及疼痛,也一併的消失掉。由於她只剩下左邊的腎臟,故我們都千叮萬囑的教導她家人腎臟的護理,如避免傷腎的藥物,多喝開水以減少患尿道結石的機會等。可惜的是,這國家缺乏臨床腫瘤的專科,即使真的證實屬惡性腫瘤,Awien也沒有機會接受化學療程。無論如何,我們都已盡其所能,只希望那個腫瘤永遠也不會再回來找她麻煩。手術後一星期,她也掛著笑容輕鬆的出院了。
 
能夠看著病人康復出院,當然令人滿足,但有時候,我們也面對不少令人沮喪的情況。
 
某天晚上,我們接收了一名交通意外傷者。送院時,他已陷入昏迷,左腿有嚴重創傷性骨折。我為他左腿傷口作臨時止血,然後便著手處理他最致命的問題:腦出血。他頭部雖無明顯傷痕,但瞳孔卻明顯擴大,左右不一,並對光線反應變弱,故有可能出現腦出血情況。如不及時將瘀血排出,減低顱內壓力,他會有即時的生命危險。故此,我決定大膽的賭一注,為他進行顱骨鑽孔術!
 
說是大膽,真的沒有半點過分。
 
首先,他由事發地點轉送至我們醫院,整整花了一個多小時,治療的黃金時間都已經錯過了。然後,由於我們缺乏電腦掃描,瘀血的位置某程度上只能靠「猜測」或試探的形式進行。再者,假如他的出血情況嚴重,或有機會需進行正式開頭顱骨手術,但因為缺乏腦外科的精密手術儀器,也欠缺術後的嚴密深切治療護理,此等手術,在此等環境下,基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這顱骨鑽孔術就是他唯一的希望,雖然渺小,但我絕不會放棄。
 
我立即著同事搬來一套骨科手術儀器。選定了位置,我在其頭皮切開了傷口,然後用儀器逐小逐小的在其頭顱骨鑽進去。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成功的鑽開了兩個孔,也見到其右腦有不少瘀血湧出,這也是一個好徵兆,希望瘀血的排出能減低其腦壓。
 
現在,我們可以再做的已經不多了。等著等著,一直他也是昏迷不醒。過了大概三個小時,他終究也是離開了。
 
如果身處香港,以我們的醫療水平,他或許能有望得救的。
 
令人沮喪的,除了因病況嚴重引致失救,有些時候卻是由於當地人的無知。
 
也是源於交通事故。一名廿歲左右的男子因電單車意外,導致右邊小腿骨折。送院時,他劇痛難當。他的小腿骨完完整整的斷開了,兩邊只有皮膚連繫著,骨與骨幾乎可以形成九十度直角。幸好他的血管神經都似乎未有受損。由於骨折十分不穩,以「打石膏」方法醫治可能會令骨癒合得不理想。所以,我建議他接受手術,以外置骨折固定器把骨折的兩邊弄穩,而術後大概兩個月,如癒合理想便可把固定器移除。由於本地人都盲目的相信本土巫醫,尤其是對骨傷,故我們跟病人及其家屬也說得清清楚楚,最後,他們都同意進行手術。
 
手術進行得十分順利,效果亦甚為令人滿意。他的痛楚也大大的減退了。故此,我跟他家人解釋時,吩咐只要避免右腳受力,預計大概兩個月後便能為他移除,慢慢恢復正常活動能力。團隊們都滿心歡喜的。
 
直到術後第五天的一大清早,我接到病房的求助,說那病人嚷著要出院去。我趕過去查過究竟,發現到來了好幾個親朋戚友,其中一位原來就是本土巫醫。跟大家了解過後,原來巫醫跟病人及家屬說,我們這種骨折固定器不好,遠遠不及他們的本土療法。所以巫醫建議他們離院,去接受他的獨步單方。當然,他的治療也絕不便宜,聽說要付上好幾頭牛隻的!
 
我不厭其煩的坐下來跟大伙兒交涉了大半天,圖文並茂的向大家解釋手術的原理、往後的計劃。家屬們事後都同意沿用我們的治療方案。可惜,或許是巫醫的觀念太根深蒂固,要不然是「要付費的才是好」,病者本人卻堅持要到巫醫處接受治療。
 
我們也別無選擇,因為病人意願必須得到尊重,故即日安排手術為他拆除固定器。這也是今趟任務中,我最不情願去處理的一項手術。之前的安裝手術花了超過一小時,如今,在如此原因之下的拆除手術,卻只消五分鐘。整個團隊的心血,也隨著螺絲釘一根一根的逝去。
 
然後他們離院了,目送著他的小腿,被巫醫的神奇樹枝包裹著、固定著,卻又仍然迎風搖曳,真的令人哭笑不得。希望那神醫不會替他弄出種種併發症,令他因而要接受斷肢手術吧!
 
數周後,神奇女孩Awek回來醫院覆診。是那位從芒果樹上掉下來的小女孩。她比我想像中康復得還要快,精神奕奕的已經到處跑跑跳跳。吃過好一陣子的鐵質補充藥丸,她現在的血色素已上升到超過九度的近乎正常水平。團隊中的所有人,無不為她感到欣慰。
 
她爸爸還告訴了我一個故事:幾年前,Awek的姐姐也曾從芒果樹上掉下來受傷,情況跟Awek十分相似。當時,他選擇了帶女兒去巫醫處就醫。而巫醫也替她治療過。可惜,不久後她卻因失救而死。是以當Awek發生意外時,他選擇了我們無國界醫生。他說,如果當年能夠把女兒帶到我們的醫院來,或許她還能有機會生存下來。這一點我當然不能確定。但我真的希望,當地人不用再從痛苦中學習,也不必用無辜的生命來喚醒無知。
 
令人沮喪的、令人鼓舞的,統統都是我今趟任務的一點一滴。來到任務的尾聲,實在希望向我在香港的病人們說聲抱歉!在我離開了的這段日子,於你們需要我的時候,我卻未能親自為你們解困。可幸的是,我仍然有值得信賴的拍檔們守護在你們左右。同時也十分感激你們的支持,因為你們都明白,我們無國界醫生,可能是當地人在這個地區的唯一希望。
 
感激您們!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DEFAULT IMAGES
Akin 非常高興亦衷心感謝你及一羣無私獻出嘅無國界醫生;只要有你們的存在;那麼愛心及希望「無論結果是怎樣」都能送至世界每一個落角!因為他/她們絕對需要你們! 加油 Grace
DEFAULT IMAGES
!!不知怎麼說,加油
DEFAULT IMAGES
醫生你真做得很好,我相信你的病人一定會明白及諒解的……
DEFAULT IMAGES
加油!!
DEFAULT IMAGES
Thank you Akin ,You have tried to do your best .
DEFAULT IMAGES
You have contributed a lot to make this world better! Thank you! Because of people like you, the world we are living in is still full of hope!
DEFAULT IMAGES
謝謝你的努力付出及愛。很觸目驚心的經歷! 加油! God bless you and all the sufferers.
DEFAULT IMAGES
謝謝你的努力付出及愛。很觸目驚心的經歷! 加油! God bless you and all the sufferers.
DEFAULT IMAGES
加油! !
DEFAULT IMAGES
Dr.Chan...真的非常敬佩你的無私奉獻!世界上醫生有很多種,能夠暫時放下自己的事業,去一些貧困國家去幫助患者的,真是買少見少!懷著大愛去幫助世界上有需要的人,作為曾經是你病人的我亦感到驕傲:)加油~
DEFAULT IMAGES
我是你的粉絲!:)
DEFAULT IMAGES
Dr.chan 有緣份能成為你的病人,一切的疾病帶耒的担心都絕對不再担心,因為有你這位仁医為我操刀,一千萬個放心及信任! 看过你成為無国界醫生,為戰亂地方的所付出的一切,真心的由心的敬佩出耒! 喜愛封你為人類天使! 加油!!
Prev
Next

發表新回應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