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即將奔赴前線的自己

此刻我正坐在南蘇丹、蘇丹和埃塞俄比亞邊界處的非洲村落裡敲著電腦,腳邊是蜥蜴和青蛙穿行,不時有形狀各異的各種蟲子或跳或蹦或爬在我的身上。這裡還是傍晚,但剛過北京時間晚上12點,各種通訊工具裡開始傳來家人和朋友的生日祝福,我的三十一歲生日就這樣靜靜地到來。在這之前的一個多月對我來說非常難熬,感情很好的隊友任務結束離開讓我情緒非常低落,除了自己的日常財務工作外,要準備下一年的項目預算,要負責代替到鄰國培訓的隊友處理各種不熟悉的工作,臨時負責三百多名當地員工的人事管理,還趕上了當地的節日,助理休假,各種怎麽都想不到的神奇的突發狀况,還要負責國際員工的伙食,每天一大早起來和當地的廚師比劃溝通,確定採購和菜單,簡直讓我連睡覺都不敢放鬆,緊綳的神經一直放鬆不下來,負面的情緒開始在心底滋生。就在這時不經意間看到了在出發前寫給自己的話,心裡頓時清明,再遇到困難時,給自己加油:莫忘初心!
 
寫給即將奔赴前線的自己
 
「離出發去南蘇丹難民營的日子越來越近,從遙不可及的一年多,到可預見的兩個月,再到現在的一星期,日子就這樣飛得沒有痕跡。
 
如果心情可以用函數曲線來表示,那麽我的心情在過去的這一年裡一定是一條正弦函數圖像,從最初-π/2時的猶豫害怕,慢慢過渡到0點的篤定,從π/2時接到通知的興奮雀躍,再到現在π點的平靜安寧,對我來說,現在正是出發的最好時候。
 
有經驗的同事提醒我,不要對前線的生活和工作抱太高的期望。在非洲多年的朋友說那裡是個令人灰心和絕望的地方,無論是聯合國還是其他國際組織的維和或是人道救助,其實很難真的幫助到非洲的原住民。工作領域的前輩建議我修改計劃,因爲前線的工作過於具體,對我將來想要從事的領域可能幫助不大。可是,最終,我還是選擇了出發。
 
我這樣一個瞻前顧後凡事恨不得什麽因素都考慮到的性格,在這件事情上最後卻簡單堅决到連自己都出乎意料。中間曾有去聯合國南非辦公室的機會,兩個機會都同樣的難得,同樣的難以割捨,但是,在我想到放棄去南蘇丹的可能時,心裡突然像是被掏空的感覺告訴了我該如何選擇。
 
爲什麽要去那裡呢?很多人問我。
 
對於我來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爲比起學習,工作,抑或是人道援助,我覺得自己更像是去尋找,尋找答案和情感。
 
在這博弈和妥協無處不在的世界,這樣一個基於人們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的組織如何開展工作,爲了讓援助活動得以進行,怎樣的妥協最後被接受?那些被人道救援光芒淹沒的政治交易和利益平衡是什麽,做這些艱難選擇的道德和倫理標準經歷了和正在經歷著怎樣的演化?敢言、反叛、率性而爲,這些充滿活力和希望的特點怎樣和專業、理性的實際磨合在一起,這過程中的爭辯和陣痛是什麽?這是對一個組織工作的探究,同時也是對自己內心的反省:如何在複雜嚴酷的現實中不迷失,不麻木,保持感覺和情感,去實踐理想。
 
也許前線瑣碎具體的工作內容本身對我感興趣的領域不會有什麽幫助,但是,那些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有的經歷、感受和衝擊,會成爲以後學習和工作的情感基礎和動力,對我來說,從事研究或者執行項目,這種情感認知比知識和技巧更爲重要。只有親歷,才能更深切地體會,再面對表格中的數字時那不只是數字,那會是我眼前曾出現過的一張張面孔。只有經歷,才會不敢忘卻,支撑自己面對困境時絕不輕易言棄。
 
在這倒計時開始的時刻,在忙著手頭交接不可開交的時候,找到這樣一個空隙讓自己稍稍停頓一下,寫下這些,給即將奔赴前線的自己:
 
『希望你快些適應當地的環境,順利完成任務。此刻我無法想像你會遇到些什麽,不知道你是否能找到你想要的,但請記得,不論你哭泣、沮喪、疲憊、動搖,或是感到無助、絕望、還有恐懼,都要記得此刻的初衷,再大的困難都將只是小小的第一步,帶上這些真實的情感,接著走下去,你的心情終會像這正弦函數圖像一樣,經過3/2π時的低落,恢復到2π時的平和,迎來下一個最大值!』」
 
標籤 (Tags)

回應

DEFAULT IMAGES
加油呀
DEFAULT IMAGES
你好,我很想加入无国界医生并且参加前线救援任务。 我也是一名财务人员,所以我想了解无国界医生对于前往前线的财务人员有何具体的要求?
Prev
Next

發表新回應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