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吸血鬼

「轟」急症室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半分鐘後已有人報訊,說是交通意外,離醫院非常近,還來不及準備,傷者已到了。
 
一個男傷者在數位親友的參扶下,蹣跚的走到床邊,血流披面。同事熟練的替病人接上氧氣,開通靜脈輸液。數分鐘後,病人意識下降並伴隨抽搐及大量吐血。看著抽吸器內的容量不斷上升及地上的斑斑血跡,心中不禁涼了一截,當下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這個病人需要被轉介到設備較完善的醫院,因我們這裡位處邊界,設備簡陋,沒有外科,更遑論腦外科、深切治療及放射檢查等。所以能救他的唯一方法就只有轉介到百公里外的醫院,但路途顛簸遙遠,每次轉介都要跟死神來一場賭博。
 
但轉介前,我們要先穩住傷者的生命表徵,他現正大量失血,輸血是必須的。著令同事趕快替傷者作血型配對,沒多久,已接到化驗室的來電,説血庫沒有與傷者吻合的血存量,我跟他説:「那有沒有負O型的存血?」不幸地,連負O型的血也剛用盡了。我再問:「那有何對策?」他說唯今之計只可以在捐血登記本上逐一致電捐血者,呼籲他們到醫院作緊急捐血,我說:「好,請照辦,儘快!」化驗室同事的動作非常迅速,不到10分鐘已找到捐血者,開始捐血了。
 
等候期間,每分每秒都非常難過。那邊廂,捐血者的血正緩慢地流進血包中,但這邊傷者的血正快速地流走,我們只好不斷的替傷者抽吸口中的血液及加快輸液量。每隔數分鐘我就致電化驗部,詢問捐血的情況,跟同事的對答亦變得非常簡單直接,只剩下:「如何?」「還在捐血中!」「請盡快,我需要血,非常需要!」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一隻吸血鬼,巴不得將捐血者的血盡快吸走。
 
救護車亦已就緒,而期待已久的血終於送到了,血包握在手上還是暖的,是來自捐血者的體溫。這種即場捐血及輸血,在香港怎樣想也想不到。急不及待的把血液接上傷者,連隨把他送上救護車,只希望這個血包能讓他支持到轉介醫院。
 
數小時後,接到救護車同事的來電,説傷者已安全抵達,性命保住了。這次跟死神的對賭,吸血鬼幸運地小勝了一仗。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DEFAULT IMAGES
生命可貴
DEFAULT IMAGES
每位醫護人員的付出都是值得嘉許的,要繼續加油哦!辛苦的醫護人員們(*^_^*)
DEFAULT IMAGES
無國界醫生真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DEFAULT IMAGES
真感人,一定要努力啊!
Prev
Next

發表新回應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