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安琪(Angel)

前線的後勤支援

何安琪(Angel)
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下,我們作為後勤人員,可以在一天之內以帳篷和簡單的物資建好幾個病房。當然這不代表我們每天都在起病房,至少在我現時的任務當中,由於不是緊急項目,而我們在這個國家的工作有更長遠的目標,所以起病房不是我們每天的工作。 我們在2004年離開了這裡,2009年又回到這裡工作。很高興我們正向更多人提供更好、更多元化的醫療援助。我們現時在阿富汗有4個主要項目,分別位於4個不同的地方:喀布爾、昆都士、霍斯特和赫爾曼德,而我們的醫院包括創傷中心、婦產科醫院,還有地區和省級醫院。

Ka-ee-goh-ma

何安琪(Angel)
Photo source: Angel HO
七個半月,話長不長,話短不短。工作上的爭扎,雖有很難受的時候,但大部分被選擇的記憶,都是開心的。 這裡的人都很簡單,在我們都市人的角度,他們在浪費很多時間,可能,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去爭取。
© Angel HO
藥房搬走後,空出了一座建築物,經過多輪的討論後,加燈、加插頭、加風扇、加隔離室、加更衣室、加間板、加防蚊門,我們終於把內部從新裝修好,準備把初生嬰兒病房搬過來。 搬病房那天早上,病房有7個嬰兒,其中兩個需要製氧機,其中一個在六號床,另一個是危殆,在復甦床上監察著。

妙手回春的重擔

何安琪(Angel)
幾個星期前的一個星期天,我當了一個下午的小小醫生「跟班」(當然實質只為觀察員),跟著那天當值的兩位醫生東奔西跑。 登上車子前買了雪糕捧和兩包冰作一個人手cold chain,在大熱天時下要保著雪糕四十五分鐘不溶,可一點也不易。 首先是跟著來自美國的婦科醫生Rachel。在車上時接到Rachel 電話,問我還有多久才到達,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Angel HO
藥房大搬遷,雖然只是一路之隔,這次可出動了我們國際人員的總動員。 星期六,所有不在值勤的國際人員8時30分到達醫院,我們的後勤隊伍把我們預先分成小隊,一隊負責舊藥房、一隊負責管理搬運、一隊負責新藥房。 大搬遷前夕國際醫護人員都有不少疑問,何以要所有國際人員幫忙,只有數個當地員工做搬運;何以要分成小隊,不就是搬箱子罷了;何以要一整天,而且後勤隊還要擔心一天搬不完,那麼多人,一個早上也能完成吧。

回到叢林中

何安琪(Angel)
© Angel HO
好好友們大婚,回港過了一個星期假,轉眼間又回到了這個叢林。 放假前那些日子,項目正面對對未來5年的策略制定計劃重組,醫院重建及番新的工程計劃面對著一定的改變,重重的未知數及已知數,當初對項目、對自己的工作的期盼,也無可奈何地會有所轉變,肚裡的正能量壓得低低的。這個時候放一下假也正好可好好地想想。
© Angel HO
每天開水龍頭有清潔的用水,你有用心珍惜過嗎? Uncle Ben,塞拉利昂人,加入無國界醫生多年,是這個項目的水利衛生經理助理(Water and Sanitation Manager Assistant)。

世界另一邊的孩子

何安琪(Angel)
© Angel HO
在這裡其中一個最大的族群是Mende,而聽得最多的土話便是pomwi,是白人的意思。每逢見到小孩子,他們就會不斷的「pomwi pomwi pomwi pomwi pomwi……」起初覺得他們很沒有禮貌,但慢慢發現是他們的文化,也就都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 Angel HO
Marina,來自美國紐約的護士,是我搬房前的舊屋友,臉上常常掛著笑容。無盡正能量,都總有失落時,我們是大家的支持者,我很興幸在這認識了她,如果每個人在每個團體內都有一個buddy,她便是我在這個救援行動內的buddy。所以她也是我人物誌的第一位。 以下的內容為我本人的翻譯,如有不準,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