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項目的開展過程中注意到,許多當地人往往下意識地拒絕接受免費的愛滋病檢查;即使那些接受檢查並出現陽性結果的病人,仍有一部分的人拒絕開始免費的抗病毒藥物;即便開始了治療,他們也偷偷摸摸地服藥,生怕被其他人知道他們的疾病狀態。
 
這些表像的深層次原因其實是一個,那就是當地普遍存在的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汙名和歧視。儘管這個地區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群感染愛滋病病毒,但是對愛滋病病人的歧視依舊非常嚴重。社區裡普遍存在的看法就是:「愛滋病人都是消瘦,瀕臨死亡的狀態」,由於對疾病的無知或者恐懼,人們出於本能地遠離病人,而且在尚覺自己身體健康的時候拒絕接受治療,特別是年輕的男性患者。這給我們傳染病疾病的防治工作帶來了很大的困難。因為實際上經過規範治療,95%以上的病人體內病毒能夠得到完全有效控制,此時愛滋病已經和慢性疾病沒有本質差別了。感染者除了每天需要服用三片抗病毒藥以外,與一般人看不出任何區別,可以參加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作為對比的是,高血壓和糖尿病患者同樣需要終身服藥,同是感染性疾病的病毒性肝炎和結核病患者同樣需要終身監控疾病的狀態,更不用說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許多需要每天吞下遠遠大於三片的藥物,為何偏偏要愛滋病感染者,在社區裡遭受到這麼多的歧視?!
 
我們的社區部同事在對病人的走訪中遇到了許多讓人好氣又好笑的事情,有一個家庭,其中三個成員患病,但是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也在服用抗病毒藥物。他們把藥藏在家裡的各個角落,像做賊一樣偷偷摸摸服藥,在沒有人的時候,在獨自打水的時候,生怕其他人看到。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服藥既不規律,藥物濃度時高時低,這足以讓病毒產生抗藥性。結果他們體內的病毒含量極高,不僅傳染性強,而且還會令疾病不斷發展。
 
還有的好幾個病人,他們在鎮上工作,但是因為鎮裡熟人太多,因為擔心被人發現,他們寧願驅車或者走路幾個小時,來到我所在的鄉村診所領藥。因為有時候出現天氣原因,或者月底沒有乘車的錢,他們就會斷藥。更糟糕的是,在他們常去的門診並沒有相應的疾病記錄,因此萬一他們出現併發症或是藥物不良反應,醫生會因為不知道愛滋病的狀態很難在第一時間搞清楚他們的狀況並對症下藥,這實際上使他們自己時刻處於風險之中。
 
我們社區部在幾個月前針對這些情況發展了一系列的計畫其中之一就是組織Induma足球俱樂部。這是一個由愛滋病陽性的男性病人組成的俱樂部,他們全部公開了自己的病情。我們的目標就是改變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讓人們看到只要接受治療,愛滋病人一樣可以擁有正常生活。
 
我們在津巴布韋的項目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建立類似的足球俱樂部,有統計資料表明,經常參加訓練和比賽的病人依從性顯著提高,而且因為鍛煉的關係,生活品質也有了相當改善。
 
為了讓當地人盡可能的瞭解這個特殊的俱樂部,社區部的同事甚至組織了地方性的比賽。在籌辦的過程中,我也列席參加了當地俱樂部經理和隊長的會議。要不是這次會議,我不知道足球在當地的風靡程度,這個交通不便的山區只有60萬人,卻有18支固定的隊伍。加上我們逐漸的俱樂部,總數達到了19支,每到週末,這裡各處簡陋的球場上就會展開足球比賽。
 
英杜馬俱樂部將定期開展訓練,不定期和當地的隊伍展開比賽。這個週末他們就與當地衛生系統的球隊踢了一場友誼賽,我因為忙於月終報告,昨天沒能夠前去觀戰,心裡還是有一點小小遺憾的。俱樂部目前有十七名成員,其中的三位是同伴教育志願者,他們被稱為「專家級病人」,也是病人們的榜樣,在候診室內積極為病友解惑,用自己的例子向所有人證明「感染愛滋病並積極地生活」(HIV Positive and LIVE Positively)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有一個叫做Zamani的年輕人,曾經因為嚴重感染在病房裡住院,當時幾乎要死去,但是現在不但正常工作,而且積極參加俱樂部活動,是比賽的主力之一。每次看到他,我都不敢相信他就是那個去年在病房裡奄奄一息的病人。
 
我們的隊伍將參加其中的幾場友誼賽,然後在其他隊伍比賽時,我們的移動診所也會在場地邊搭起帳篷免費進行檢測,那些隊員他們會向前來觀看比賽的年輕男性觀眾展開同伴教育並動員他們前去檢驗。希望通過以上做法,這個地區對愛滋病人的歧視能夠得到終結。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