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走揹運,遇到的都是極其緊急的危重病人。來的時候恨不得已經休克,血色素低的很,一般狀態很差,讓你上個手術心裡都不踏實,時不時要瞅一眼,病人是不是還活著。 周末值班,第一個急診就是子宮破裂,寶寶完全游離在子宮外面,用手摸摸,能隔著薄薄的肚皮碰觸到寶寶的肢體。因為破裂時間過長,我只好給病人做了次全子宮切除,下了手術查完房,剛想要休息一下,新急診又來了。這次是胎盤早剝,病人都懷孕十次了,我心裡嘀咕,可別剖完了子宮都不收縮,那可是又一台子宮切除。結果,不出我所料,娩出胎兒,清理積累在宮腔內的大量血塊之後,子宮仍然像個大麻袋一樣軟軟的,只好繼續在手術室裡奮鬥。
Reply Share
早上來了位准媽媽,主要抱怨說覺得自己的寶寶在肚子裡的位置不大對頭,而且也不愛動了。我們做超聲一看,嗯,確實,胎死宮內,診斷成立,不過在寶寶頭邊上有個奇怪的東西,開始我們還以為是子宮肌瘤呢,用手指在陰道裡做指引,發現原來那硬硬的東西是子宮!!天啊,難不成是腹腔內妊娠,還是足月的,這可是及其少見的病例,我也就在若干年前在雜誌上看過類似的報道,從來沒有親眼見過真實病例。另一位醫生說她五年前在南非見到過一例,不過也是早期妊娠,沒有到足月這麼大的。而且,我們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一定就是腹腔妊娠,但有問題是一定的,於是趕緊要血,準備開腹探查。
Reply Share
我們這裡新來了一個斯洛伐克的麻醉科醫生,本來是來給新麻醉護士做培訓的,培訓還沒開始,就接到了無國界醫生的緊急通知,戰亂的利比亞急需麻醉科醫生,這位大哥二話沒說就準備第二天奔赴利比亞。臨走前的最後一天,他說︰「我來塞拉里昂沒幾天,得留點紀念阿……」 話音剛落,來了三個病人,一個頭盆不稱要作剖腹生產的,一個臀位,一個產後一周了還出血的……自己病房裡還有個雙胎到日子要剖腹的。三張產床就剩兩張能用,另一個送去維修至今未歸,第三個病人直接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Reply Share
今天,項目統籌一臉嚴肅地找我說,有件事找你談……我看著他,心裡琢磨,啥事啊這麼正經的樣子(平時這傢伙總是在開玩笑,難得那麼嚴肅)。有個孩子從樹上掉下來,頭破血流的,腿上也有傷,想讓你幫我們看看,有沒有腹部內臟的損傷……
Reply Share
記得加菲貓的最愛嗎?是的,意大利千層面,久居中國的我每次看到加菲貓大胖臉上一副美食愛好者的貪婪樣,就知道喬恩又給他做了意大利千層面,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這種食物成為了加菲的最愛? 現在知道了,因為昨天晚上,同屋的美麗賢淑的丹麥姑娘掌勺做晚飯,姑娘跟我歲數差不多,生存能力卻比我強多了。自己在丹麥買了房,還著月供,會做飯,認識的蔬菜種類也比我多。開始到了非洲,總以為自己要變瘦,可是自丹麥姑娘來了之後,就有變成小胖子的趨勢。她總是搞出些外形可人,味道也可人的食物來。雖說也念叨著健康飲食吧,可是冰激淩一吃,放著各種芝士的食物一上桌,我們三個姑娘就跟狼見了羊一樣,眼裡放著光沖上去了。
Reply Share
話說這兩周,只有我一個人在病房,四處亂竄的同時還要做手術,感覺壓力很大的哦。於是,聽到麻醉護士四處跟同事們告誡,醫生最近很累的,只有她一個人在病房,不要惹她生氣噢,不然的話,你會死的很難看,萬一她也病了,那就是我們集體死得很難看了。估計我成天掛搭個臉,鮮有笑容且疲憊不堪的樣子每個人都看在眼裡,大家幹活的確比以前麻利了很多。 其實這幾天還算好,不是太辛苦,只有一天從早上八點一直幹到午夜,晚上將近十二點,我坐在燈火通明的休息室裡,來做晚間巡房的兒科醫生看見我,一臉關切的說︰「你是一直在這裡沒走,還是回去休息過了才來的啊?」 「一直沒走……」 「吃飯了沒?」 「沒,不過已經不餓了……」
Reply Share
這一周是我到項目以來最為沮喪的一周,如果說開始的一周是因為適應不良,現在則是因為諸多變故,剛認識的朋友結束任務回去了,我得一個人管理整個病房,分娩室和手術室,和各種物資短缺做鬥爭。從周一開始值整個一周的夜班和周末班,在另一個大夫值班的時候還要做好被打擾的準備,因為她不是婦產科醫生,只是具有手術技能的醫生,一旦遇到複雜病例,她就要叫我處理,而這裡的病例幾乎都是複雜病例,所以她值班時板上釘釘的要叫我的。 整個一周都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中,今天尤甚,恨不得走路都走不直,說話的時候感覺腦子轉得很慢很慢。總是想說中文,總是心情很差。
Reply Share
記得我說我們這裡剖腹生產率很高嗎?因為到這裡的病人都病得很嚴重,幾乎都有妊娠併發症,病情危重的病人才來醫院,沒啥毛病的都在家裡和診所裡解決了。 可是,今天,統統都是順產,八個病人,兩個雙胞胎。一夜沒睡的助產士大媽美滋滋的精神得很,早上交班的時候驕傲的說:「這個,順產,那個,也順產……然後用無比愛戀的眼神從新生小兒們稚嫩的臉上逐一掃過。」我心想,太好了…… 我們這裡有二十三張病床,算是個很大的病房了,但由於供不應求,常常出現三十幾個病人擠在病房裡的情況,記得我第一次值班時的情況吧,最後沒辦法,讓病人住到兒科病房去了,自那之後,我們就想盡一切辦法,減少住院天數,把能發回家的都發回家。
Reply Share
我們這裡總是收到些從遙遠地方來的病人,通常情況下,這些病人在家裡呆幾天,路上再走幾天,到達醫院的時候不是過晚,就是非常晚。最近的一例就是這樣。 十七歲的小媽媽,頭盆不稱──就是骨盆小,寶寶腦袋大,自己生不了的意思。羊水早就破了,不記得那一天破的了,發燒,患有瘧疾,貧血,我用超聲一看,小心臟還撲哧撲哧的跳呢,就是有點慢。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