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後勤人員,已經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了五年,但這是我第一次參與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以外的救援任務。 我在二零一零年五月,參與無國界醫生在南非約翰内斯堡的入境者醫療項目,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全新的經歷,在城市內為入境者提供醫療護理與無國界醫生的一般項目完全不同。
Reply Share
我終於動身前往我的項目所在地了。由於瑞安航空堪稱嚴緊的重量限制,我被迫放棄部分行李,只攜帶少量行裝。我要乘坐的飛機是覆蓋乍得全國航空網絡的其中一架人道救援飛機。出發前的安檢看起來純粹是馬虎了事──金屬探測器的聲音響起卻沒有人被搜身。非政府組織的人排成一排,等著登上各種各樣的飛機,還有一大群聯合國士兵正登上一輛大飛機,從他們臂章就知道他們是拉脫維亞人。我曾聽說聯合國要從乍得撤軍,我想他們就是其中的一部份。登上我乘坐的六十座小飛機後,我看到機艙上有一張巨大的貼紙寫著「美國人民的美國國際開發署」。雖然飛機沒有提供茶、咖啡或小吃,但是這飛過沙漠上空的九十分鐘,我還是過得很愉快。
Reply Share
我去過很多發展中國家,但卻從來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走進市中心,我感到十分困惑——在任何一個國家首府最少也有一點點交通和基礎建設,但這裡真的是什麼都沒有。街上就只有寥寥可數的行人、幾間商鋪和幾輛摩托車。夏爾戴高樂大道(Avenue Charles de Gaulle) 似乎是市內的主要道路,但卻十分寧靜,幾乎沒有什麼商業活動。大部分道路都是柏油路,但只要少量的行人路,車輛可以隨意駕駛。
Reply Share
我從小在國外長大,經常在不同的文化中生活和工作。修讀物理,當上軟件工程師,在巴黎開了一間酒吧,在中東擁有一家證券公司,這些閱歷似乎讓我成了一個典型後勤人員,在不同環境都擁有各類經驗。無國界醫生讓我可以做一些無私的事情,寫日誌能讓我整理思緒,也是我排解壓力的方式。
Reply Share
[caption id="attachment_57" align="alignright" width="300" caption="© Bagus Emir IKHWANTO "][/caption] 「Ba ra mo」是中非共和國的地方語言Sango,意思是「你好嗎?」 我現正於卡博寫這封信,我加入了無國界醫生在卡博的項目已經有五個多月,我負責後勤、行政及財務的工作。我將會於兩週內離開。
Reply Share
十月二十九日早上,巴基斯坦濟亞拉特地區發生黎克特制六點四級地震。離災區最近的無國界醫生救援隊伍位於基達,距離約兩個小時車程,已立刻派出一支評估隊伍,並於其後在濟亞拉特地區設立流動醫療站和固定的醫療中心。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