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ource: Vincent PAU
清晨五點,一如所料,被帶著敵意的晨光曬(熱)醒。望著一片頹垣敗瓦,忽然想起沒有在香港的醫院工作已經一年有多了,再望望眼前的光景,一切好像是發夢一樣,一年前,有誰又會想到今天我會身處此地呢?  一年之前,放棄薪優糧準的工作,就係咁開展了不平凡的一年,回望當初一點都不後悔,畢竟世上有太多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這一年很漫長,發生了很多事,認識了很多人,學懂了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幹了很多之前唔相信自己做得到的事。
不經不覺,身處菲律賓重災區之一的吉萬(Guiuan),已經有差不多兩星期了。這十多天沉醉於工作之中,日子轉眼就過,來到今天終於有時間整理一下在這裡的所見所聞。 吉萬市是位處菲律賓東面的薩馬島上的一個沿海城市,位處塔克洛班(Tacloban)的東南面,人囗约五萬人。地理關係,它是颱風海燕最早登陸的地方,是今次風災的重災區之一。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沒想到親眼看見時感覺還是如此震撼。從直升機上可以清楚看見,整個城市被颱風完全摧毁了。
© Vincent PAU
正如之前所說,整個城市的所有房屋都已經沒有屋頂了,診所都唔例外,連續幾日落大雨,難為醫生要撇住雨睇症,正是屋漏兼逢連夜雨。  我因為multi-tasking要週圍行的關係,咁大個仔第一次着住雨褸幫人分流、打針、set drip、洗傷口、聯針。
© Vincent PAU
時間不多,長話短說,這裡是吉萬(Guiuan),簡直是滿目蒼夷,整個城市被颱風摧毁了。  才不過短短幾天已經感到很累,每日都做到極度疲累,由天光做到天黑,做到唔知今日星期幾同幾多號,琴晚開會,意外得到多名醫生讚賞,好開心沒有丢香港人的假。
© Baikong MAMID/MSF
昨日乘坐飛機前往宿霧,機上坐得滿滿的,齊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再經香港轉機往菲律賓的救援人員、記者、趕回家鄉的菲律賓人、與及少部分旅客。機長臨起飛前,特別廣播答謝一眾趕往救災的救援人員,換來機倉來的一片掌聲。 宿霧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最接近災區而又擁有正常運作機場的地方,所以無國界醫生以此作為基地,統籌救災工作。 跟大家想像不同,救災的前期往往是以後勤人員為主導的。
© P.K. LEE/ MSF
媽媽,對不起。剛剛才從南蘇丹回來兩星期多一點,如今我又再收拾行李,準備參與救援任務,天亮了就要出發前往菲律賓,首先飛往宿霧,然後再往塔克洛班工作。 說起塔克洛班,我想在風災之前沒有多少人會認識這個城市,即使是我也不例外。不過,我想最近只要你有打開電視,有留意風災新聞的話,你對那裡一定不會陌生。就是那個被颱風海燕吹襲的第一個大城市,滿目瘡痍,被颱風夷為平地的地方。那裡如今甚麼都沒有了,有的是一大班需要國際救援的災民。
Vincent正趕往菲律賓災區,­參與無國界醫生的緊急救援項目
© Vincent PAU
Last working day in Yambio. Still I don’t feel like I’m leaving tomorrow. 說真的,應該是我跟你們說多謝才對,感激你們對我這個乳臭未乾的上司的尊重和包容,也感激你們打算齊齊夾錢籌旗買牛送比我娶老婆,等我成世都留係度。聽見你們說很高興和我一起工作,唔想我走,又讚賞我為蘇丹人民的付出,說真的,我感到相當感動,要深呼吸才把淚水吸回去。
Photo source: Vincent PAU
今日連續急救完3個小孩後,累得坐在長椅上休息,忽然有個小孩走到我面前,報以天真笑容說:「Thank you!」 我跟他握手,頭腦因為疲倦而相當混亂,仍然唔知發生乜事。然後他說:「You saved me (before).」接著展示手臂聯過針的傷痕。 雖然我真係唔認得佢,但心裡還是一熱,唔知點解有d眼濕濕。一世人兩巴打,這些小恩小惠何足掛齒呢?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