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ncent PAU
這裡是南蘇丹的延比奧,一個孩童死亡率相當高的地方。雨下得越來越大,我坐在異常冷清的門診部門裡,心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現在是雨季,熱帶地區的暴雨可以來得毫無徵兆,忽然一場大風吹來,轉眼間一團龐大的黑雲已經悄悄地罩在頭上,暴雨可以瞬間將醫院變成澤國,病房與門診之間的泥地會出現幾道急流,水深可以去到足踝以上;醫院以外,山泥和洪水有時可以沖斷路基,截斷本來就已經難行的道路。
© Vincent PAU
一如所謂,發生係Vincent 身上的事,又點會咁順灘先得假? 阿頭神色凝重咁走埋黎,(或者Vincent個名真係無改錯),我個Replacement有家人病了,未能照原本日子前來接替我,於是叫我留耐D。 口頭雖然好唔情願,心裡卻是暗喜。
親愛的Vincent媽,今年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按照你的說法,這是作為母親這份職業一年一度的合法勞工假期,我想,跟往常一樣,你一定與其他母親們,吹雞打牌,或者北上dum骨唱K跳舞慶祝吧。
公眾假期,病魔唔會休息,所以其他隊員個個訓到自然醒,Vincent卻要晨咁早開工... 五一勞動節,天下繼續開工勞動既人,比個Like你! 另外有件事唔知開心好定唔開心好......早幾日,修女又帶兩個月前營養不良出左院既小朋友返黎。修女見到我除左同我打招呼外,仲帶埋Peter仔黎探班。 無見兩個月,Peter仔已經可以拖住我跌跌撞撞咁行啦!不過過左兩個月,佢好似唔認得我,我忽然有種失戀比人飛既感覺......嗚嗚嗚…… 好啦,今日就忙裡偷閒,做人肉學行車,同Peter仔勞動一下~~~      
係南蘇丹的工作雖然疲累,但每次看見BB們因為得到合適的治療,而可以健康出院,開開心心活下去的時候,大部分的疲累自然一掃而空。 當然仲有小部分會存在。  
©Vincent PAU
真人真事,真人真事。 話說昨晚當我夜媽媽係Office做野,忽然間一卷黑色的風吹入黎,原係係近百隻飛蟻,圍住燈飛尤自可,可惜大部份飛得果一陣就飛唔起,跌晒係地上,係我身上爬來爬去,隻隻都長過有起碼一節手指咁長…… 佢地多到成間房都一時間暗下來,初時我只係用手指係我身上彈黎彈去,但後來發現多到彈唔切,那刻光境仿如世界末日一樣…… 最後我只好落荒而逃…… 你睇下今朝早地上百千對翼,你就知琴晚戰情係幾咁激烈…… 話時話,係度生活真係唔係表面咁風光嫁。  
© Vincent PAU
星期六,一周之末,經過了一連五天的漫長工作,好應該睡到自然醒,喝一杯香濃的咖啡,看一套洋妞主演的法國電影,這才是享受之道。
Photo source: Vincent PAU
  曾經聽人說過:「能夠有條件去幫助人,本身已經是一件幸福的事。」   是以雖然三十幾度滴晒汗,大光燈都無睇到眼都盲,但是每次同呢度的小朋友聯針,自己都感到很快樂很滿足。   BTW,同黑皮膚的人聯針好似簡單D,黑色同血紅色個contrast比較大,要對位好似比較易......   同埋,終於、終於、終於(我用了三個終於),張相有影埋我同無手震啦!(因為我迫不得而推到iso大一大)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