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Raewyn到了醫院。在手術室呆了一會兒,Raewyn跑來叫我,說Ann正在住院部替一個嬰兒急救。那是前幾天的一個早產兒,也是昨天史醫生問我願不願意替他上麻藥的那一個。三十周左右,大約1.2-1.4kg吧。Raewyn看到這個baby時,喃喃的說︰「他們要替這個嬰兒上麻藥嗎?不行......」Raewyn又望了我好幾次,我告訢她︰「我也不知道。」 我協助那個嬰兒的呼吸大約二十分鐘吧。最終他的呼吸回來了,我和Raewyn則默默的離開住院部。
Reply Share
昨天收到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的Dr. Lynette的回覆。信中提到關於下一個項目的事。但早上再去看的時候,整封信都消失了,從我的個人郵箱裡消失,也不在垃圾箱中。用發信人的名字去搜尋,一樣沒有。 一定是有人誤將我的電郵。搞的半天心情都很差,這件事直至今日仍是個懸案。 早上Raewyn心情也不好,因為她發現掉了一把Mayo scissors。幾天前從儲物室裡搬出一盒器械,裡面有一些scissors、forceps......她挑了一兩把好的準備放進整套工具裡讓梅德林使用。但整個早上她都忘記這把Mayo scissors被放到哪,因此十分沮喪。她(常常)說︰「我沒有記性!」
Reply Share
最近都睡的比較晚,將近七點三十分才會醒來。之前六點將近七點就醒過來了,原因不明。 到手術室後,依Charles的要求,把空針、手套和縫線逐一清點。 Raewyn說想去看下留院的病人,看看是否可以幫忙做些換藥的工作。之後我們帶回一個一歲半的小女孩到手術室換藥。因為病房有點忙,二來若要給任何藥物鎮靜或止痛,在手術室較安全。 小女孩被媽媽抱著,奶奶陪同進手術室。準備好後給了藥,小女孩約莫又哭鬧五分鐘之後沈沈睡去。換藥的過程由Raewyn和Santino合作。坦白說,把一歲半的小女孩放倒我還是有些緊張。 下午有一台手術,小女孩已經對痛有反應了,呼吸也好,所以我請她媽媽和奶奶抱她出去。
Reply Share
今天請了Raewyn來幫我接種狂犬病疫苗。一共需要三劑,之前在台灣因為申請不及就直接出發了。除了狂犬病和傷寒外,其他的疫苗都已經在台灣接種完畢。這次任務當中,我會把所有的疫苗都結束,未來幾年都不必再煩惱。 今天我做了下個月所有人的值更表。請每個人挑自己的休假日,假期是自己選的,此外請好好上班。 前幾天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一口氣買了兩頭羊。其中一頭已經祭了五臟廟,另一頭被綁在William的辦公室外頭咩咩叫。我從宿舍的各個角落拔了些草給牠,傍晚又到外頭去替牠覓食。隔天牠只要看見我就會咩咩叫,應該是因為我會餵牠。
Reply Share
早上我拿起昨天晚上錄的AChinKaRaash,用喇叭放出來。廚子和清潔人員聽到後,全都笑成一團。他們應該沒想到Kawaja會拿AChinKaRaash來做成一首歌。(只要不是黑人,在這兒都叫作Kawaja。) 今天去了一趟醫院。
Reply Share
晚上,史醫生彈吉他唱歌。David拿起鍋子當鼓,我也拿來玩了一下,之後Mathias敲得最好。Charles在我之後拿起兩個玻璃啤酒敲。(我已經敲破一個了。)唱唱唱,大家也都附和了起來。史醫生後來唱起Harry Belafonte著名的Banana Boat Song (Day-O)。我在他唱到最終快要結束的時候,在某幾句的末尾加上AChinKaRaash!(當地語言,意即我很好!) 在這首歌之後史醫生便即興唱了the song of AChinKaRaash!每個人都十分興奮,一路唱到十二時斷電,繼續唱。Harriet和Christine在舊宿舍聽見歌聲也來一起唱歌跳舞。
Reply Share
今天,我們請Nyanut一起看著正確的折手術衣流程( Power point檔案),並且一步一步照著做一次。她非常聰明,立刻就知道從哪兒改正。原本她折的手術衣,攤開之後並不能直接穿上,改正之後就可以了。 行政部已經把招募當地員工的公告貼在辦公室外的公告欄上。辦公室已經陸續收到許多應徵的履歷。Raewyn和Ann一份一份的看過,分門別類。應徵住院部門相關工作的信封袋堆的如同小山一般高,應徵手術室的相關工作卻很少。應徵產房相關工作或助產士的,幾乎一隻手可以數完。
Reply Share
這天,早上來了一台手術,當天深夜又來了一台。在這些日子裡面Raewyn一直在規劃一些新的消毒包。 從Raewyn抵達之後,很多事都不斷的在改進。關於疼痛處理,她也很關心為什麼我不在處方上標註給藥時間。而我些微體會到之前在香港時被告知的,每個新的國際人員抵達,都會建立新的規則,每三至六個月就會改一次。國際人員改了就走,而這些當地員工一直都在這兒,一直改變規則會讓他們無所適從。 而我不嚴格要求給藥時間,也是依據在香港參加外科手術周(Surgical week)上接受的建議。若處方太多標註,太複雜,這個藥是什麼時候服,另一個藥又是什麼時候服,有些當地員工不是搞混,就是忘記了。
Reply Share
這一天我們仍舊與三號手術室的設計圖奮戰,也花了些時間解決手術室裡的一些小問題。 因為昨天我畫設計圖的時候,並沒有事先得到正確的丈量尺寸。雖然設計圖看來頗不錯,但當David和Mathias得知這個圖沒有依循正確比例來畫時!唉唷~對不起啦! 他們今天來量了正確的尺寸,晚上我也將設計圖依據下午開會討論的結果做了一些修改。Raewyn來了之後,我就很少搭車去醫院。她喜歡走路,所以多半都一起用走路往返醫院和宿舍。 傍晚在醫院開了一個原本上星期五該開,延到今天的會,各部門的主管聚在一起。國際人員的報告都頗簡短,而當地員工的都很長……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