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個早上我和Raewyn坐在走廊,由一張塑膠繩編織的床上,討論二號手術室的設計。 我沿用上次David給我,那個用Excel做成的設計圖來做修改,用了一整個早上的大腦,相當的疲累。腦子擱置太久沒用了...... 但將下午,William告訴我們,衛生部門希望他們自己改建整個手術室。他們要自己的一號和二號手術室,無國界醫生在現有的廚房和儲藏室建三號手術室。我和Reawyn知道之後面面相覷,我們的整個早上就這麼......
Reply Share
因為昨天我把手術室鑰匙放在母嬰病房,擔心早上來的人不知道鑰匙在哪,想趕在八點以前到醫院,但擔心是多餘的,至少在早上大家都很準時,手術室的門已經敞開。 但我發現藥櫃裡的Tramadol少了一盒。不管是誰拿走,掉藥的情況都不被允許再發生。前幾天後勤人員就通知我,有鎖的金屬櫃已經到了,我也在母嬰病房看見,只是自己一直沒去向後勤人員說手術室什麼時候要。 在發現藥被偷了之後,我馬上走回辦公室,但找不到Mathias。而在走回醫院的路上,正好遇見他坐在車上要返回辦公室。我麻煩他送一個金屬櫃到手術室,在約莫一個小時之後,Santino就告訴我,有人送金屬櫃來了!Mathias果然是神奇的後勤人員!
Reply Share
這是第一個星期天手術室的消毒人員有上班。從早上我就呆在手術室,寫關於那幾台手術的日記。下午帶了宿舍的擴音器到手術室。 整個星期天我都待在醫院裡。 安靜的手術房,電風扇,還有音樂。我喜歡這兒勝過辦公室。
Reply Share
David說要跟我討論關於二號手術室的計畫。但最終應該是我和他都在忙一些事,所以沒有時間討論。 中午我受行政部辦公室當地員工的請託,誤敲了Rx的房門,擾了她的清夢.......我再也不敢吵醒睡夢中的行政部同事了,太恐怖了。。。。。 今天傍晚打了幾場很爽的排球賽。 若沒記錯的話Alex不知道從哪裡弄了羊肉回來,這次的羊肉是我來這兒烤的最好吃的一次。
Reply Share
早上又來了一台手術。是一個三十二週的嬰孩,出生之後只有1400g,但哭的不錯。看來應該還可以照顧。 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嬰孩臍帶出血。小朋友實在太小了,一點點出血就要命。但在手術室時我看著史醫生在臍帶上打了兩個牢靠的結。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史醫生臉色極難看的出現在手術室門口,請Theresa來翻譯。 他跟小朋友的媽媽說︰「對不起,嬰孩救不活... 」史醫生臉色看來真的很糟,看得出他相當自責。小朋友的媽媽說,剛剛還聽見手術室在哭,怎麼會後來就死了呢?她四個小孩已經死了三個。噩耗,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告知,都是噩耗。 但這兒小孩的死亡率真的很高。
Reply Share
平靜了四天之後,手術又出現了。這四天中,由於整個手術室的員工多了,多半的時間我都呆在手術室裡。 這天的手術成員一樣是是我,梅德林,Harriet,Christine,但史醫生在麻醉完成之後,就到手術室候命,等著接過嬰孩。我們嘗試打開電風扇,但並沒有對著病人吹,只保持室內空氣流動。雖然不盡然符合感染管控的原則,但對於手術室的工作溫度,有極大的改善! 史醫生接過他的第一個嬰孩,看來頗興奮。而有他來照顧嬰孩,我更可以專心在自己的工作上。手術流程比起之前的手術來說,真是好太多倍。唯一的問題是,接到通知之後,我大概需要花半小時到四十分鐘來準備手術室。
Reply Share
我開始跟當地員工學習Dinka*,發音真是無敵難! *Dinka是當地的一種語言 藥房的Charles是科特迪瓦來的好人。我喜歡叫他的名字跟他打招呼,好像在叫自己一樣。
Reply Share
Alex今天整天幾乎都在忙手術室的事,昨天跟他說手術室的人需要喝水,請準備一台飲水用的過濾器。一早過濾器就出現在手術室了。全新、高科技的嬰兒恆溫箱很快的就從倉庫移到手術室門口。還不到中午,Alex就把嬰兒恆溫箱組裝好。 我跟Mathias說手術室需要一個穩壓器,今天早上穩壓器就出現在後勤人員辦公室的門口。
Reply Share
Rx請我進行政部的辦公室。在辦公室裡坐了一個當地員工,Theresa。她之前在Akeum的項目裡就是當手術室的消毒人員,但現在她在婦產科病房當清潔人員。我給Theresa一個簡介。回到醫院後,Theresa就出現在手術室了。 整個醫院的清潔是由另一個當地員工Yak Yak來掌管的。(清潔人員的輪值表也是由Yak Yak負責)Theresa的職位變成消毒人員,成為醫療人員,由我來監督。根據Yak Yak的說法,她從十五日開始在手術室工作。但事實上她從十三日這一天開始,就一直待在手術室。因為有兩個消毒人員,輪值表也需要重新安排。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