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前能把自己搞的這麼疲於奔命,應該也算一種特異功能。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即將出發前往南蘇丹,進行第一個任務。先到香港三天,巴黎十天,然後經由肯亞到南蘇丹首府。 剛剛才到家,是九月十一日的凌晨零點二十八分。從台北開回家。結束今天晚上跟Raymond和Kathrine的晚餐,急急忙忙的衝到眼鏡店。結果人家店門都關了,正好要離開。經過苦苦哀求,他們為了我重回店裡,磨我中午打電話來order的鏡片。在非洲不必透過刮花的鏡片看世界了…….
Reply Share
本來收到的訊息是八月一日至九月六日在布魯塞爾受訓。而且在此時就接到一個非洲國家的任務書,裡面詳細記載了我需要注意的事情。 在錄取之後就,不斷的收到許許多多需要讀的文件檔。算起來應該有六、七十個,雖然不是每個都要花很多時間讀,但層層疊疊無形的文件就彷彿是肩膀上的鬼魅,在沒有看完的那一天,都直不起腰來。 在無國界醫生還沒有跟我確定出發日期時,我只好拿手上的資訊來準備,把一切都準備到Ready-to-go的地步。這幾日就像去年一般的轉轉轉轉轉,雖然不像去年這麼慌張,但壓力卻不比去年小。這趟是出去工作,但主控權卻並不在我手上。
Reply Share
我是個很機車的人。 加入無國界醫生,跟誰說我合不合適,一點關係都沒有。沒有任何人去鼓吹我做這件事,即使有人在我還沒有決定時就對我說︰「哇~那你很適合去做……耶!」這都沒給予我任何正向的動力,促使我作出這個決定。 雖然這件事情跟去年的旅行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但我不能否認加入無國界醫生的決定,很大部份是立基於把旅行完成了這件事情上。 我要先感謝很多人。感謝爸媽的諒解和允許,讓我任性的去做這一件事。謝謝Shiz的支持。丸子提供我許多語言上的協助,還有在電話面試時讓我使用她的會議室。謝謝飯粒媽幫我聯繫到馬拉威醫療團團長余醫師,還有盡在不言中的幫忙。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