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ris LEUNG/ MSF
10月中,我有機會到訪無國界醫生在南蘇丹延比奧的項目。那是一間由衛生部門和無國界醫生合辦的醫院,無國界醫生主要負責兒科和婦產科服務。 這天,在兒科病房裡,醫護人員正落力為一位小病人進行急救。他們把病床團團圍住,護士Vincent正施行心肺復甦,雙手一下一下往那細小身軀的胸膛按下去,但孩子仍然毫無知覺,其他人員則忙著設置急救的裝備,並等候著Vincent的下一步指令。
Wow是我對無國界醫生在萊城(Lae)開辦的家庭支援中心的印象。司機花了四十五分鐘由機場載我到中心,一位同事在中心接待我,她來自巴西,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國際人員,負責監督中心的心理社交支援服務,她帶我在中心走了一圈。我們與當地衛生部在安姬娜紀念醫院(Angau Memorial Hospital)後的一座獨立的私人建築物開辦家庭支援中心,處理家居暴力(伴侶間)、性暴力和虐兒個案。
Reply Share
我剛從塔里(Tari)回到莫爾茲比港(Port Moresby)。過去幾天真的是大開眼界,昨晚一名於周六被送到醫院的病人死去,他們的頭部和手臂被大砍刀斬傷(其他人將他送來醫院的,他的手掌差不多被斬斷)。他被送到醫院後一直昏迷不醒,緃然無國界醫生的隊伍盡全力搶救他,但仍然返魂乏術。據我所知,因為他殺了另一氏族的一名女子,她的一名兄弟為報復而襲擊他。他們用布什刀打起來,最終雙方都受重傷。那名女子的兄弟的頭部亦嚴重受傷。昨晚,當我躺在無國界醫生宿舍的床上時,我聽到一些吼叫聲,我起初以為是夜行動物的叫聲,但不久我就知道這是死者家人和氏族哀號聲。
Reply Share
經過七小時的飛機航程,我昨日抵達莫爾茲比港(Port Moresby)。無國界醫生的同事來了機場,並駕車載我到無國界醫生的辦公室。無國界醫生駐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項目總管隨即簡介我們在當地的工作,並與其他的項目協調人員見面。簡介過後,我對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歷史,以及無國界醫生在這裡的項目都有更深的認識,我更了解到在當地需要注要的安全事項目。整晚我都留在莫爾茲比港。
Reply Share
這是新年假期後的第二個工作天,忙碌地展開二零一二年的工作!在每天繁忙的工作當中,我感到很興奮,因為我正準備出發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到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項目進行前線探訪。 暴力問題在整個巴布亞新幾內亞都相當普遍,包括性暴力、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主要影響婦女和兒童。 你也可想像到,性暴力可以導致創傷、過早或非自願懷孕、感染經性接觸傳染的疾病(包括愛滋病)、性功能障礙和其他疾病。身體暴力可導致腦震盪、裂傷、骨折和腸胃不適及長期痛症等症狀。這些虐待更會造成心理影響,包括抑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產生自殺傾向。
Reply Share
哥巴正在觀看在馬拉維林貝舉行的足球賽事,兩支球隊分別穿上印有「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球衣。你不會想像到她正在生死邊緣與愛滋病競賽。
Reply Share
假如勝出世界盃的球隊,其隊員於賽事前五天才進行第一次練習,卻得到實至名歸的勝利,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Reply Share
二零一零年世界盃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但非洲南部,包括津巴布韋等地區的氣氛仍然高漲。我是一名護士,正在津巴布韋的無國界醫生愛滋病治療項目工作,這是一個位於南非北面的國家。雖然大家對加納國家隊未能進級感到失望,但亦無損大家對世界盃的熱情。 這是我第一次撰寫博客,面對著一個不能避免的困難:我該從哪裡開始起筆?但當我與外展工作人員和資訊教育部門的同事會面後,我開始明白愛滋病患者,對愛滋病病毒與足球的看法。無國界醫生在布拉瓦約(Bulawayo)舉辦多項資訊教育活動,當中包括每月由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互助小組組織的康樂活動。
Reply Share
近日狂熱的足球氣氛充斥著整個南非,想要置身事外實屬難事。本周世界盃將會進行四強賽事,雖然我從來都不是球迷,但亦開始對賽況產生興趣。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