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世界盃賽事舉行期間,這幾天每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事們閒聊,話題總離不開賽事的最新戰況。今天乘內陸機來到巴國位於南部山區的小鎮塔里(Tari),無國界醫生在這裡的醫院設立了另一個項目點,除了提供醫療照顧予性暴力受害人外,我們還為醫院提供各類型的支援,包括外科手術、醫療物資補給,以致各類奇難雜症,都會找上無國界醫生,因為這所醫院為該區三十萬名居民提供服務,本身連一個醫生也沒有,我們的醫生是這裡唯一的醫生。
Reply Share
二零一零年世界盃共有六隊非洲隊伍參賽── 其實還有另外六隊。一項五對五的足球聯賽──「中場盃」將於七月二日星期五在約翰內斯堡舉行。斯威士蘭(Swaziland)是「中場盃」其中一隊非常有決心的參賽隊伍!
Reply Share
昨天來Life Skills Group的有一個叫Lucy的媽媽,她臉上有明顯被打過的傷痕,右眼通紅,嘴巴腫了起來。跟她談起,知道她是第一次來求診,她丈夫雖然有工作,但一直給她的家用也很少,之前給了她一點錢,幾天前卻回家問她討回家用,但錢都花了在家裡給五個孩子吃了,Lucy說沒有錢可以給他,他便開始對她拳打腳踢。Lucy的背部、臉部都傷了,還掉了兩隻門牙。
Reply Share
對抗愛滋病就好比一場決定性的國際足球賽。一個世紀以來,國際社會對抗愛滋病的成績令人鼓舞,然而這場抗爭正正來到「中場」時刻。全球四百多萬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有賴抗病毒治療才得以活到今天,但還有九百多萬人迫切需要治療。試想像如果球證在比賽途中吹起哨子宣佈完場……沒有人希望就此在中場離開!這更不應發生在性命攸關的對抗愛滋病救援工作上!
Reply Share
昨天晚上一直下著滂沱大雨,整晚都是哇啦哇啦的,原來五、六月剛好是萊城(Lae)雨季的開始。這裡的旱季可以很旱,同事才說今年二月正值旱季之時,我們住的地方曾有三個星期都沒有自來水,連洗澡也只獲配給一小桶的水,足夠抹抹身而已。想不到數個月後的雨季甫剛開始就已經如忘了關水嚨頭一樣地下個不停!
Reply Share
第一天來到萊城(Lae),這是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第二大城市,無國界醫生的診所設於當地一所醫院內。我們的診所叫作家庭支援中心,給性暴力受害者提供支援和診治。今天是星期一,因為隔了一個周末,前來求診的人特別多,候診室內坐著幾個帶著孩子的婦女,有好幾個都有明顯的外傷,有頭部裹著繃帶的,也有帶著手掛固定傷勢的。
Reply Share
告訴家人和朋友,我將到訪無國界醫生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所設的項目,絕少有人能準確指出巴國的地理位置,有少數人想起那裡以潛水活動聞名、有美麗的海岸,還有一個朋友說:「那邊的人很黑!」當然少不免的是有人會問:「你要去非洲嗎?」
Reply Share
©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