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一直下著滂沱大雨,整晚都是哇啦哇啦的,原來五、六月剛好是萊城(Lae)雨季的開始。這裡的旱季可以很旱,同事才說今年二月正值旱季之時,我們住的地方曾有三個星期都沒有自來水,連洗澡也只獲配給一小桶的水,足夠抹抹身而已。想不到數個月後的雨季甫剛開始就已經如忘了關水嚨頭一樣地下個不停!
Reply Share
第一天來到萊城(Lae),這是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第二大城市,無國界醫生的診所設於當地一所醫院內。我們的診所叫作家庭支援中心,給性暴力受害者提供支援和診治。今天是星期一,因為隔了一個周末,前來求診的人特別多,候診室內坐著幾個帶著孩子的婦女,有好幾個都有明顯的外傷,有頭部裹著繃帶的,也有帶著手掛固定傷勢的。
Reply Share
告訴家人和朋友,我將到訪無國界醫生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所設的項目,絕少有人能準確指出巴國的地理位置,有少數人想起那裡以潛水活動聞名、有美麗的海岸,還有一個朋友說:「那邊的人很黑!」當然少不免的是有人會問:「你要去非洲嗎?」
Reply Share
©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海地毀滅性的地震發生至今已過三星期,亦是無國界醫生救援行動傳訊支援依沙貝要離開海地的時候。要離開這麼多相處過的病人,依沙貝傷感的同時,也被海地人在面對災難時所表現出的尊嚴和團結感動。縱使她自己在海地的時間快將結束,但無國界醫生醫療團隊仍會繼續在當地提供急需的醫療服務,這讓她感到欣慰。 我一直不想這天到來,說再見不容易啊。我已對海地人產生很深的感情和尊重──他們面對如此嚴重的災難時仍能保持著尊嚴。
Reply Share
任何災難之中,總會有些奇迹。今天,就發生了兩個奇迹。 第一個奇迹,是從我有幸與我們的年輕司機漫長傾談當中而得悉的。過去兩日,我們一直在去海地東北部地區的路上,以便到那裡評估醫療需要。地震後的數天裡,許多災民都逃離太子港,走到當地避災,數以千計的災民更因太子港的醫療不勝負荷,無法提供醫療護理,因而湧到鄉郊的醫院求醫。 在今天早晨,我們啟程上路前,我和司機克里斯托柏聊了一會兒。正如我問其他同事一樣,我問及他地震中的經歷。他說,儘管他的房子在地震中塌了,但是他的太太和兩個兒子都活了下來,他們現在與其他人一樣,都睡在街上。接下來,他跟我說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