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Share
海地毀滅性的地震發生至今已過三星期,亦是無國界醫生救援行動傳訊支援依沙貝要離開海地的時候。要離開這麼多相處過的病人,依沙貝傷感的同時,也被海地人在面對災難時所表現出的尊嚴和團結感動。縱使她自己在海地的時間快將結束,但無國界醫生醫療團隊仍會繼續在當地提供急需的醫療服務,這讓她感到欣慰。 我一直不想這天到來,說再見不容易啊。我已對海地人產生很深的感情和尊重──他們面對如此嚴重的災難時仍能保持著尊嚴。
Reply Share
任何災難之中,總會有些奇迹。今天,就發生了兩個奇迹。 第一個奇迹,是從我有幸與我們的年輕司機漫長傾談當中而得悉的。過去兩日,我們一直在去海地東北部地區的路上,以便到那裡評估醫療需要。地震後的數天裡,許多災民都逃離太子港,走到當地避災,數以千計的災民更因太子港的醫療不勝負荷,無法提供醫療護理,因而湧到鄉郊的醫院求醫。 在今天早晨,我們啟程上路前,我和司機克里斯托柏聊了一會兒。正如我問其他同事一樣,我問及他地震中的經歷。他說,儘管他的房子在地震中塌了,但是他的太太和兩個兒子都活了下來,他們現在與其他人一樣,都睡在街上。接下來,他跟我說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
Reply Share
事態在慢慢變化。事實上,每天當我走進我們的辦公室和醫院,都會看到一些顯眼的小改變,倉庫裡終於有物資堆放,當初的混亂也開始有了一些秩序。無國界醫生的項目也同樣在進展。我跟一位精神健康專家聊天,他解釋說現階段的精神健康輔導主要是分享資訊,確保人們知道去哪裡可以得到醫療護理,向人們解釋甚至是地震等等。只有當他們心理上準備好,才會開始談論他們經歷了甚麼。大多數人還沒有完全吸收他們經歷的一切所帶來的衝擊。也許他們需要花幾天時間,甚或數個星期,才會開始意識到失去房子、家庭成員、財産,工作,或者所有與他們從前生活相關的東西,對他們意味著甚麼。
Reply Share
今早我為自己性命的安危感到恐懼。希望哪怕再多睡十分鐘也好,因為從上周開始我每晚都要繼續工作五個小時,已經累壞了。 可我沒有這樣的運氣。我忽然覺得睡袋在臥室地板上晃來晃去,有那麼一會兒我想可能是因為工作太累而有些暈眩。不過當搖晃變得愈來愈劇烈,我很快便打消這種想法。 我立即跳了起來,只穿著睡衣的我在昏暗的晨光裡,慌亂地跑下樓到了大門前。門被鎖著,而我沒有鑰匙,好在同事及時趕來打開了它,我們就一塊兒跑了出去。 我不停地打顫,幾乎都要哭了。同事也是。他上周剛經歷過大地震,卻依然勇氣十足地返回屋內,帶著另外兩個同事逃出大屋。我的心跳加速。面對著這種強大力量,我才明白脆弱的含義。
Reply Share
在前兩天我跟香港同事發牢騷,我在項目上的時間太少了,同事笑我,這段時間已經很長了,作為辦事處人員,大多數同事都只有六七天時間。在這裡的時間太充實了,很多時候,在辦事處做著瑣碎的工作,會懷疑自己跟人道救援有什麼關係?不止一次被人問到,做非政府組織的工作,做公益的事情,為什麼要宣傳?是不是一種炒作?那時候我告訴他們,我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工作,讓大眾瞭解危難中的人群,也瞭解救援人員的努力。那時候說這些話,還只是因為聽到救援人員的講述產生的感動,而這次,與那些人在一起,有了更深的共鳴。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