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日(星期三)的早上,我終於來到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的特姆醫院(Teme Hospital) 。在醫院走了一圈和參與簡介會後,就隨即開始工作。
Reply Share
我剛剛在無國界醫生法國辦事處完成簡報會,今早將會出發前往尼日利亞阿布賈(Abuja)。我將會在阿布賈逗留一晚,然後星期三會飛往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 特姆醫院(Teme Hospital)是一個創傷治療中心,我主要會負責治療家居和交通意外,或平民暴力打鬥的創傷個案。我的工作中大部分涉及傷口處理和大量的槍傷,並約有七成的骨科個案。我將會與兩位來自美國的骨科醫生合作。這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學習更多有關創傷外科、骨科移植和外固定治療。
Reply Share
無知和缺乏教育有時會造成悲劇。例如,孕婦花上超過兩天時間分娩,而誕下死胎、或巫醫為左手肘脫臼的女孩治療,卻使她失去手掌和前擘。
Reply Share
星期五早上,手術室還算清閒,但當我們準備去吃午飯的時候,有一位孕婦生產時大量出血。我們立即放下午餐,為她進行剖腹生產手術,結果發現她的胎盤也是移了位,覆蓋住了大部分子宮頸口,於是我不得不剪開胎盤,讓孩子出來。幸運地,孩子一出來就聲哭叫。不過手術還沒有完結,還有一位孿生兄弟等待出生。最後,母子三人都平安。若沒有我們的項目在這裡,今天就會同一時間失去三條生命!所以我們來到這裡,改善情況!
Reply Share
今天我們醫院來了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她的左手和前臂都生了壞疽。她兩個月前曾經摔倒,左前臂骨折。家人帶她到當地一位治療師看病,結果手上卻長出了壞疽。一個月前,她來到我們醫院接受了一些治療。我們甚至建議她將手指截除,但是她的家人當時拒絕了。 家人繼續帶她去看那位當地治療師,將她的骨頭再打碎以便重組,更將熱水倒到她的前臂。所以今天她到來時,壞疽已經生到前臂的中間,整個前臂的皮膚都有燙傷。我們唯有替她進行手肘以下的截肢,在出現嚴重感染前挽救她的生命。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這個故事看來十分愚昧,然而世界上某處的人就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對於來自現代城市的我們而言,實在是難以置信。
Reply Share
當你需要全年無休地工作時,人人都希望能在周末稍稍休息一下,但現實往往事與願違。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先為一位孕婦進行剖腹生產,因為她曾接受兩次剖腹生產,這次若自然生產,其子宮會很容易破裂。這位母親的剖腹生產過程順利,但另一位母親卻因難產遭受了很大痛苦,最後不但產下死嬰,情況更為棘手的是,她的陰道壁也被完全撕扯到直腸。若不及時修補,會導致連接直腸和陰道的瘻管病。我盡了最大努力去修補她撕裂的陰道壁,希望她能恢複健康,一切平安。
Reply Share
前往蘇丹一點也不容易,特別是當你在兩日前才收到通知要前往當地就更困難。從肯尼亞內羅畢飛往南蘇丹朱巴(Juba)前,需要先申請前往南蘇丹的特別許可,需要花上四天時間,到了朱巴後還要多等兩個晚上。最後,我還要乘坐無國界醫生的飛機前往今次任務的工作地點──烏韋勒(Aweil)。這架飛機被安排於公投前飛往當地候命,以應對該區可能出現的衝突。
Reply Share
時間飛逝,不經不覺已接近任務結束的時間。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現在我與當地人民在艱苦的環境下生活,但在少於三十三小時後我將回到屬於我的、舒適的環境,那裡的人雖然擁有完善的福利設施,但卻只懂得要求更多,儘管這種說法好像忽視了他們的好。教育、基本醫療設施、有營養的食物、潔淨和安全的食水供應、良好的衛生系統、電力供應等等,在這個貧窮的國家一切都好像太奢華和遙不可及,但在我的地方這些東西都被視為理所當然的。
Reply Share
今天,我們接收了一名十一歲的女孩。她被一塊石頭卡著右腳腳掌,然後跌到在地上。她扭傷和跌到,脛骨有骨折,並刺破了皮膚。 若有合適的醫療護理,這樣的受傷並不是大問題。但因為父母帶她到農村接受治療,造成今次的悲劇。她在受傷後兩個月才到我們的醫院求醫,她的脛骨一直是外露。 我不能想像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現代社會中。約三分一的脛骨外露,並已經壞死。她腿骨間的空隙十分大,我們很可能需要為她進行截肢手術。我真的不忍看見這個女孩接受截肢。 但我明白這是發展較差的國家的現實。悲劇每天也在發生。我所能夠做的就是在未來還有能力到前線工作的日子,盡力幫助他們。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