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第三次帶領摩托醫療隊前往較遠的村莊K。 流動醫療隊是無國界醫生特有的一項基層醫療服務。其宗旨是為缺乏醫療機構的地區,特別是難民聚集區、衝突地帶、以及交通條件惡劣,與外界隔離的地區提供最基本的醫療服務。 K幾乎完美地滿足以上所有的條件,由於武裝組織間的衝突,這個村莊以及周邊地區的醫療點幾乎停止了運作,而且因為長期衝突,產生了大量的流離失所和營養不良病例。到目前為止,無國界醫生的流動醫療隊已經為這個地區,進行了一年多時間的不間斷的醫療服務。包括產前檢查、疫苗接種、營養不良治療和疑難病例轉診,有時也會對當地的衛生站進行藥物捐贈和技術方面的支持。
Reply Share
當麥哲倫的船隊經歷一年多的環球旅行回到里斯本,人們張大嘴巴聽著船員訴說各地的奇聞冒險,一定會驚歎於這個世界的巨大,一定會認為地球上豐富的資源以及廣袤的土地足夠人類世世代代生存下去。 但是今天,十幾個小時的飛行便可以把人從一片大陸帶到另一片大陸;國際太空站每隔幾十分鐘便繞地球一圈,這個世界從尺度上已經大大縮小了。而隨著地區間的人員往來,各種經貿合作、文化交流,世界不僅變小了,而且趨向於變平。
Reply Share
上周六下午,我經歷了一次緊張的搶救。 下午的時候,我在辦公室正準備起草報告,邊上的無線電總機告訴我附近的一個村莊有人被刀砍傷了手,需要派出救護車。因為是周六,而唯一的一名待命護士在另一個點因為道路受阻,還沒有回到基地,其他的醫務人員都在醫院,基地裡只有我一個醫務人員,於是我急匆匆地背上急救包登上越野車出發。 術業有專攻,更不用說醫學這個分科極細的學科。我最近幾年接受的都是內科的專科訓練,大學時學的急救知識早已差不多還給了老師,只是在加入無國界醫生後才特別花時間惡補了一些創傷外科、急診和熱帶病學的知識。我讓自己盡可能地平靜下來,在心中默默回想外傷急救的基本流程。
Reply Share
周六照例是工作日,儘管天氣放晴,我的心情卻實在高興不起來。在周五的例會上醫學統籌向我們通報了附近難民營裡腹瀉疫情的最新情況,看來問題挺嚴重,最近兩周已經有三例死亡病例,無國界醫生支持的另一個醫療點兩天內收治了將近三十例嚴重水樣腹瀉和嘔吐的病人,已經不堪重負,同時治療用的口服補液鹽和林格氏液也幾乎耗盡。 我一到辦公室,桌上已經放了一份另一個流動醫療隊成員,在前一天在難民營裡調查的初步報告,病人表現出重度嘔吐、腹瀉以及脫水的症狀,很可能是霍亂,必須馬上行動。
Reply Share
只要走出國門就會發現中國人早已散佈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從歐洲到非洲,從澳洲到美洲,都有中國人社區存在。國人性格堅忍,吃苦耐勞,愛好抱團,是大多數國家的理想居民。在非洲與中國人一同出現的還有中國商品,大量低端的日用品依靠低廉的價格和還算過得去的品質佔據了非洲市場。
Reply Share
我工作的地方幾乎位於赤道上,強烈的日照和充沛的雨水使這裡能夠看到土壤的地方都長滿了各種植物,即使是在高大的樹幹上也長出了茂盛的地衣、苔蘚和蕨類植物。千萬年以來各種植物層層疊疊,形成了極為肥沃的土壤。我們在路邊挖開的地基上可以看到鬆軟的黑土足足有兩三米厚。這裡的作物從來不需要施肥或者除草,大片大片的玉米地或者芋艿地裡雜草叢生,從來看不到人照料,卻全都長得異常高大,不僅枝葉繁茂,而且籽粒飽滿。
Reply Share
八月十二日,星期五,這是美好的一天。 昨晚我吃了感冒藥,很早睡了。但今朝起身仍很累,很想睡,很想星期六日都放假(但是星期六日都要工作!) 清晨五時半起床上班,今早致電了回家,一聽到家人的聲音便忍不住流下淚來,但只說了幾句,車子便駛離了可以打電話的範圍。今天我坐在車的後輪位置,一小時的車程,感覺就像九級大地震一樣,震到我心肝脾肺臀都掉了出來!
Reply Share
昨天晚上,在醫院工作的一位比利時助產士告訴我前些天送到醫院的早產兒沒有能夠挺過去,但是那位腹痛的婦女接受了剖腹手術,結果發現是一對雙胞胎,其中一個孩子需要在新生兒病房居住一段時間,但基本沒有大礙,母親和另一個孩子現在一切正常。這就是生活,又不幸也有驚喜。 今天按照計畫流動醫療隊將前往項目點L,是目前為止流動醫療隊所到達的最遠地區,有將近五小時的車程。一大清早,包括我在內的兩位醫生、一位護士和一位健康推廣員帶著醫療設備分乘兩輛車出發。
Reply Share
今天早上按照日程安排,我的前任意大利藉醫生和我一道去二十多公里外的一個醫療點做必要的任務交接。 這是無國界醫生運作的醫院附近的一個醫療點K,目前由國際紅十字會對這個醫療點進行物資和技術方面支持。我們和他們有很好的合作,如果發生疫情、車禍或衝突造成大量傷患湧入醫院的情況,他們會按照預案把病人轉送到無國界醫生醫院。在平時,每周有一班無國界醫生的汽車從醫院出發,一方面將已經痊癒的患者及陪伴家屬送回家,一方面將途經的幾個醫療點中的危重病人或是疑難病人送到醫院。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