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姆拉生於印度的偏遠村落 毛派與政府衝突不斷 村民活在恐懼中 基本醫療設施缺乏 交通山重水複 局勢問題令情況更糟 沒有選擇之下 分娩一般在家中進行 她也不例外 可是生產不順 親人四出奔走 安排交通 八小時後 終抵達我們的母嬰健康中心 我們嘗試助產 但盆骨太小 胎兒的頭過不了 子宮不停收縮 胎兒瀕臨缺氧 情況不妙 急需動手術取出胎兒 可是這兒沒有手術設備 沒有血庫 唯一辦法是將她送到鄰近醫院 車程卻長達四小時 我記得 離開前 她緊握我的手說: 「誰知道,可能我就這樣死掉......誰知道?」 我不語 只覺心很重 夜深 她到達醫院 卻沒有適合的血 手術延誤 胎死腹中
Reply Share
印度,切蒂斯格爾(Chhattisgarh)比賈布爾(Bijapur) 這裡的蝴蝶隨處可見。水牛在無盡的綠蔭中沐浴。我在稻田間漫步,走過一群一又群的牛隻和山羊。一班優雅的婦人穿上色彩繽紛的莎麗服(印度婦女披裹身 上的捲布)頭頂著柴枝。較大的小朋友害羞的對我說Namaste(印度語的問候語),較小的則活潑地揮動雙手大聲叫喊Tata(再見)。我感到十分溫暖, 但我不知道這是來自太陽的感覺,還是來自這裡奇妙的笑容。這兒有一株宏偉的印度榕樹,樹根深深插入肥沃的土地中,像是沒有人能夠將她拔離屬於她的土地。這 是一幀多麼和諧的圖片。 我們為何要來到這裡工作?
Reply Share
狄純娜是由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派出的菲律賓醫生,她現正與緊急救援隊在菲律賓受水災影響地區提供醫療援助。這是她講述目前在前線上的工作情況︰ 你今天做了甚麼(十月六日)? 無國界醫生的流動醫療隊今日到了馬尼拉的帕西格市(Pasig City),全市仍然被洪水淹浸,多處地方水深至胸口。他們預計當地洪水要三個月時間才完全退去!儘管如此,災區裡仍然有很多人,或是划著臨時小艇,或是涉水而行。到當地是一個挑戰。我們不能坐自己的車,而要轉坐當地的吉普車(jeepney)、再坐摩托船過河,然後轉坐一隻小一點的船轉入一些狹窄街道裡。
Reply Share
我於五月八日由布魯塞爾出發前往非洲,經過十個多小時的航程,安全抵達內羅畢國際機場。第二日早上,我轉乘另一航班穿越了南蘇丹綠油油的平地到達首都賈巴。蘇丹是非洲最大的國家。我被當地的天氣所嚇怕,北部的氣候有如沙漠,但南部卻既潮濕又炎熱。次日的旅程更嚇人,由朱巴(Juba)坐了四個鐘頭車才到達博爾(Bor),沿途道路崎嶇不平,滿是泥濘。當我下車時,我的頭髮、臉頰和白色的無國界醫生襯衫上全部都是泥濘和灰塵。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