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區位於兩大板塊的交界地帶,因此構成了特殊的地貌。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當一塊餅與一團面擠壓在一起,餅會鑽到麵團下面去,兩者交界的地方會出現凹陷,而麵團被頂得高起來的地方會出現許多皺褶。在造物的眼中,兩大板塊碰撞就如同兩團面擠壓那麼簡單,於是數萬年時間,這裡形成了非洲被稱為的「大湖地區」的東非大裂谷,還有就是我所在的高原山區。
Reply Share
來到任務點已經超過五周,經過與前任兩個星期的交接,最近一段時間已經開始獨立工作,越來越感覺到這段時間以來自己在前線身份已經發生了轉變。 我曾經在醫學院接受了七年的正規醫學訓練,主要是醫學理論和臨床實踐方面的培訓,畢業後經過四年的住院醫生階段,終於成為了一位低年資醫師。但是在這裡,我的責任並不僅僅是一位醫生,而是轉變成了一個醫院中層管理者。 我目前職位可以這麼描述:首先是流動醫療隊的負責人,協調六位護士的工作,其中包括一位資深護士;其次是兩個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健康中心監察員,需要對其進行技術支援和員工培訓的工作;再次是救護車系統和病人轉診系統的監察和調配工作。
Reply Share
我到前線執行任務以前從未真正見到過營養不良的兒童,在中國,兒童更多地為肥胖問題困擾。如果說營養不良的話,大多數是厭食症造成的。但是在這裡,卻是真正的食物短缺或是嚴重的腸道寄生蟲引起了營養不良。想到在這個普遍營養過剩的時代,居然有兒童會因為飢餓而遭受營養不良,甚至早早夭折。
Reply Share
三天前,在基地我們接待了一位來自K村莊的助理護士,他告訴我們在他所在的村莊出現了許多腹瀉病例,已經造成了好幾例病人的死亡,同時他們缺乏必須的藥品和輸液儀器。 K村莊是一個在大山深處的村莊,無國界醫生從來沒有到過那裡。經過與前線統籌的交流,我們決定對K進行一次考察。
Reply Share
這裡的天空藍的讓人陶醉,清晨是淡然,白天是蔚藍,晚上是發黑的深藍。但是傍晚的時候是最美的,因為有晚霞的存在。絢爛的雲彩鋪陳在深藍的天空上,讓天空多了一層變化。
Reply Share
在這個任務點,每一個職位都有一件代表性的物件,就像聖物一樣,代代相傳。照片裡的棍子就是流動醫療隊的聖物,據說是飛利浦隊長使用過的手杖。 飛利浦隊長是一位傳奇人物,曾經在很多年以前擔任過這個項目的項目統籌,但是許多我接觸過的組織首領,還有村莊的長老都還記得他。他幾乎走遍了這個地區的每一個村莊。我們現在使用的最精確的地圖也是由他繪製的,即使是聯合國製作的地圖,沒有像他的那麼詳盡,因為他真正地用雙腳丈量過這個地區,到過許多偏遠的村莊,為那裡的居民開展基層醫療護理。
Reply Share
這是我第一次踏上非洲的土地,一個月來耳聞目睹的一切令我對這片大陸有了更多的認識。 禮貌,這是我對剛果人的第一個印象。
Reply Share
在阿諾韋難民營工作有不少有趣的事:其中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很有趣的小事 在阿諾韋難民營工作的其中一個挑戰就是探熱針不能正常運作。八月八日,我在阿諾韋難民營的小小流動診所內如常工作,已工作了幾天,發覺真的很多發燒的病人。
Reply Share
前幾天難民營裡的腹瀉病例在我們的迅速處理下逐漸平息,本周一我順道再次經過幾個醫療點,病例登記薄上每日新發病例已經降到了個位數,同時沒有新發的嚴重腹瀉病例。而之前轉診至中心醫院霍亂治療中心接受輸液治療的病人,基本上狀態不錯,絕大多數都已經出院。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