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是到馬特魯市的旅程已是夠瞧的了。

© Polin CHAN

現在塞拉里昂正值旱季,整個大地都是棕色一片,就像是棕色的沙漠似的。當你走在路上時,撲面而來的是灼人的熱力,還有不斷衝進鼻孔的塵埃,只是一會兒,你的身上又會沾滿汗水和棕紅色的塵土。當我終於抵達馬特魯市時,我的全身已是紅紅棕棕的,不像中國人,倒是和一個印第安人相差無幾﹗ 在馬特魯這兒,我們所面對的最大困難不是甚麼疾病,而是人們的迷信無知。病人的家人都不大聽我們,而寧願相信他們的傳統醫術。在香港,我們有我們的中醫;在這邊,他們也有他們的土方。但在更多時候,我看見的是中毒而不是痊癒。甚至有些時候,眼見一個小孩已在漸漸康復的了,然後有一天,他卻突然死掉,這是因為小孩的老祖母不知從那裡弄來一些草藥,瞞著我們偷偷給小孩服用。還有,這兒的人相信如果孕婦吃魚的話,她的孩子會生蟲的;而如果吃蛋的話,孩子將來就會做賊,因此這裡的孕婦們相當缺乏蛋白質。 在這裡,我們不單提供醫療援助,更重要的是知識。我們在鄰近的學校教導預防愛滋病方法,也傳授村民其他知識,如均衡飲食、如何增加收成等。 我們也遇到過一些很棘手的婦產問題。有一個女人,已經陣痛三天了,她忍著劇痛走了二十里路來到我們醫院。她的嬰兒被盆骨卡住,而膀胱已經脹得插不入導管排尿。後來,我們決定為她剖腹生產,這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因為嬰兒的頭顱牢牢地卡在盆骨中。最終,我們成功取出了嬰孩,也為其母親修復了子宮,現在母子平安,只是母親還有遺尿問題。我們所能做的也只有靜觀其變,看看有沒有其他併發症,然後隨機應變了。

© Polin CHAN

上星期某個下午,當我在兒童病房時,一個病重的小孩由門診部轉介過來。他的父母帶著他走了一天半,再乘獨木舟過河才來到醫院。但當我想要醫治那個小孩時,他已經死了。 在非洲,死亡是一件太尋常的事。我嘗試保持專業,將自己從每次死亡中抽離出來,但是,我卻又永不能讓自己變得冷酷無情。這種狀態是很難維持的。 Polin
 
分類: 

回應 (1)

  • anon

    你好。我是大馬星洲日報記者保淋,我想跟你做個專訪。有空就回我吧012-3452146

    11 月 16, 2010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