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 Hartini SUGIANTO

我現在於孟加拉工作,真不知從何說起這裡的情況。在我來這裡之前,我曾經看過大量有關這個項目的文件,包括當地文化、活動與及疫情發展。然而在工作展開後,我方知道文件所及畢竟有限。到達兩週後,我隨流動醫療隊前往一條叫Kalendra的鄉村。我們抵達之前一晚,這裡曾經下雨,令道路泥濘濕滑,我們徒步過橋時更加倍覺困難(那些「橋」簡直不能算做橋!只是用一根樹幹擱在溪流上搭建而成!)我們步行了超過兩小時,跨過三條河及至少三條橋,終於達到村莊並開始診症。當晚我們在村內留宿,以便次日繼續工作。這是一個愉快的夜晚,我們住進用竹搭建的房屋!回程時,我們遇到很多從市集走回來的村民(當日是市集日),無論是大人還是小童,大家都揹著沉重的貨品,如大米、油等。 對於村民來說,這是正常的生活。他們根本不覺得這樣有多艱苦。他們要步行兩小時前往市集,再搭乘數小時的車程。在他們當中,如果有一人身染重病,那可以怎麼辦?「我們只能等死。」當地的村長如是說。 >這次旅程讓我更熱愛無國界醫生的工作──於人蹟罕至之處提供醫療援助。只要你看到那些赤腳的老人及小童,站於泥路傍或走過河流,就會明白箇中意義。同時,我亦極為欣賞孟加拉的救援人員,他們不顧艱辛,忘我工作的獻身精神。

© Hartini SUGIANTO

在從曼谷到達卡的飛機上,我鄰座是一個孟加拉人。他對我說,他們非常感激如無國界醫生一樣的非政府組織去幫助如Khagrachari般的邊緣地區,因為幾乎無人願意前往這些地方。「Khagrachari?去參觀尚可。長期逗留?可能不會了!」而我必須強調,這是真實的情況!要找專業人士到這裡工作極為困難,這裡對他們來說太遙遠,太危險了。 我還可以說甚麼?這裏的生活還遠未到奢侈之地步! 再講講爆發瘧疾疫症的地區。上月我前往一條叫Rohendra的鄉村,展開一項新的救援項目。我們拿著所有物資,包括藥物、書籍、膠桶、文具等,步行了一大段路,當我們到達一條河流的時候,發現原來當地人為了引更多水以作灌溉,於河內放置了一些障礙物,結果導致水深及腰。你是否能夠想像,我們的救援人員每星期都需要橫渡這條河去送交報告?縱然困難重重,但他們依然充滿熱情。

© Hartini SUGIANTO

我遲一陣子會再寫多一點故事,保持聯絡! Hartini
來自印尼的Hartini Sugianto醫生二零零四年加入無國界醫生,同年十二月在孟加拉負責基本醫療項目,並於流動醫療中心提供醫療服務。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