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出席了無國界醫生的簡報會後,經過多重波折,我終於趕搭到前往非洲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的航機,與另一名來自美國芝加哥的外科醫生約翰,一起到達這個城市。 我們在機上遇到一班來自瑞典的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人員。他們剛放完假,重返蒙羅維亞工作。自二零零三年停火後,聯合國部隊便駐守當地。從機場往無國界醫生宿舍途中,我們經過了四至五個保安檢查的路障,並經過了數條村莊和蒙羅維亞市區。主要道路的交通頗為繁忙,但除了一些商店和建築物的燈光外,整個城市均漆黑一片。這個國家並沒有中央電力供應,每一座建築物均需要自行發電。 我們的宿舍是一幢兩層高的建築物。我們認識了很多人,包括那位即將離開利比里亞的外科醫生、麻醉師和藥劑師。醫院距離宿舍並不遠,只需步行五分鐘左右,而我們的工作主要是處理急症。雖然一般產科的個案應轉介往其他醫院,但如果是一些緊急的個案,如異位懷孕、生產阻塞等,仍會送來我們的急症室。 宿舍的設施並不多,沒有風扇,更不用說空調。現一刻,室溫是攝氏二十八度,頗為悶熱。在未來六個星期,我想我都要忍受這個環境。 歐耀佳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