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在午夜零時三十分醒來。腦海中有太多思緒揮之不去。 我在這裏工作了僅僅三天,就失去了二位病人。第一個是患闌尾炎穿孔伴腹膜炎七天的廿九歲年輕人,我值班第一天替他動了手術,但他最終死於難以控制的敗血症。我們的病房並沒有供氧或心肺復蘇的設備,所以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 第二位病人更年輕,只有廿六歲,他父親把他從老遠的地方帶來醫院,當時我正值夜班。他父親說他以前很健康強壯,但曾經患過結核病,三年前接受過治療。在頸部發現有多個濃腫三個月,經其他兩所醫院看過後再轉到我們這裏。 他的愛滋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胸部X光則顯示彌漫性結核。他幾乎不能吞咽並需要餵食,體重減輕得很快,估計只有八、九十磅。我打算通過胃造口術插管餵食及給藥。但不幸的是,沒等我們給予任何幫助,他就死去了。 這兩位年輕人都死予這些簡單的,可治療的疾病;他們的離世,就僅僅因?得不到治療或延誤治療。作為家庭的主要勞動力,他們的死可能使他們的家庭生活得更加艱難。 我知道利比里亞過去是一個富裕的西非國家,蒙羅維亞更曾是著名的港口。如果你能想起來的話,利比利亞曾註冊有很多大貨輪和油輪。經過十四年內戰,所有的基礎設施都被毀壞了。電力,水和醫療都很缺乏。最近更爆發了霍亂,導致很多人死亡。我為這個國家和它的人民感到非常遺憾。我與一些年輕人談話,我猜戰前利比里亞的教育是相當好的。大部分人都可以講流利的英語,或者,至少能夠聽懂。 醫院僱用了十幾個「醫生助理」,他們都接受過基本的醫療護理培訓,並在病房裏充當住院醫師。在我們早上八時巡房之前,他們會先巡查病房。他們會在患者病誌上,記下觀察到的症狀並提出治療建議。他們會與我們討論他們的醫療方式。我很喜歡教導他們。一個年輕人告訴我,他想工作幾年,賺上一些錢後回到大學去學習社會學和公共衛生學。他非常值得我的尊重。 歐耀佳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