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在蒙羅維亞以來最寧靜、最輕鬆的一個傍晚。昨天有四人離去,約翰和米克則正在醫院應付緊急手術。今天我不用值班,其他人都不在。只有我獨自在院子裡。剛剛一個人吃完晚飯。廚子會在走之前準備好食物,我們則在餐前把它們翻熱。我在露台吃過晚飯,享受那來自大西洋令人愉悅的微風。 今天下午我們接收了一位腹痛及懷疑宮外孕的女病人,並替她照了超聲波和妊娠試驗。由於我們的婦科醫生夏洛特剛離開蒙羅維亞,而該病人情況又穩定,醫療主管決定把她送到Benson醫院。如果你記得的話,昨天曾有一位子宮破裂的女仕由其他醫院轉送過來。那正是Benson醫院。當時差不多下午五時,而我又不用值班,便藉此機會坐上救護車前往,並順道參觀那所醫院。 Benson醫院位於蒙羅維亞的東部,距離我們的醫院差不多十公里,是一所由無國界醫生西班牙行動中心負責的母嬰健康醫院。看來也是由一間廢置的學校改建而成。這醫院主要提供母嬰健康服務,所以位處城市的住宅區。無國界醫生比利時行動中心在北部負責另一間母嬰健康醫院,也是鄰近住宅區的。至於我工作的Mamba Point醫院,則位處西部,更接近市區,主要處理醫療和外科緊急病症,並設有兩張緊急用的產科病床。我們亦會進行緊急剖腹產子手術。你可以看到,無國界醫生不同行動中心提供的服務都是互相配合,把病人送往最合適的醫院,令他們得到全面照顧,這三間醫院合共為利比里亞全國提供近七成的病床。 這裡另有一間名為約翰甘迺迪醫院的政府醫院,提供全面、但收費的醫療服務。有時即使無國界醫生轉介病人給這所醫院,我們也需要支付費用。例如早前我們曾轉介了一個牙根膿腫的病人,或之前的一些骨科病人到那裡。在返回醫院的途中我看見這所約翰甘迺迪醫院,看來外觀不,內裡設施也比我們的更齊全。 我亦見到在Benson醫院的告示板上有張由Mercy Ship發出的通知。Mercy Ship是一艘美國的醫療船,提供免費的復原手術和白內障切除手術,每年會來利比里亞數次。最近我們接收到一名八個月大的嬰兒,他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及失明,我們便把個案轉介到Mercy Ship。而每次轉介,我們都需預先登記。一些私營醫療服務,加上很多志願組織提供的基本醫療服務,便構成了這國家大部分的醫療護理支援。 下午,與我同一時間來到利比里亞參與救援工作的美國外科醫生約翰,與我暢談了好一會。相信他正如我上次到肯尼亞,參與另一個志願組織的救援工作時一樣,有著同樣的感受和文化衝擊。他說,雖然不覺得自己偉大或是救世者,但相信自己對當地來說也是重要的。來到Mamba Point一星期後,他覺得這個救援項目很棒,整個項目是基建於很多人的努力和付出。我們作為外科醫生,只是當中的一小部分。儘管我們的工作很重要,但若然沒有其他人,例如行政人員、護士、本地醫生、後勤人員,甚至司機、廚子、水箱等支援,我們無法在這裡生存,也無法運用我們的專業知識做得成事。我完全同意他的講法。我們只是整台機器的一部份。失去任何一部份,機器也不能正常運作。 在前往Benson醫院的途中,我經過了市中心和Capital Hill。當時差不多下午五時,外面非常繁忙,交通擠塞得很。而我們的救護車擁有優先權,有時甚至可以在相反方向的行車線行駛。街上可見一些聯合國的警察正在巡邏,控制交通。四周散落著被燒毀、留下戰火痕跡的建築物。在蒙羅維亞,最新和最高的建築物便是聯合國在利比里亞的辦公室總部,在它旁是另一座既新且現代化、屬於利比里亞外交部的建築物。至於國會和總統辦公室,則位處最傳統、富殖民地色彩的大樓。 歐耀佳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