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星期日,不是我值班。然而,當約翰在巡視病房時,我仍然在醫院做了三個手術。 我們一到醫院就接到一個非常壞的消息。那個被蛇咬傷的年輕人昨晚突然死了。我們實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昨天早晨我們還為他換了藥,傷口看起來很好。雖然他的血壓在手術後有點低,但在補充液體後,他反應很好並在下午被送回病房。昨晚我離開醫院前,最後一次見他時,他正和家人吃飯及談笑。他真的死的很突然。他可能死於蛇咬後的毒血症,但毒血症應該是被咬後立刻發生,而並非五天之後。他肌肉壞死的程度,相較我以前在肯尼亞見到的類似患者,並不算很嚴重。手術後他也可以很好的活動手指,他不應是死於肌肉壞死。 我記得他的家人很擔憂他的情況,他姐姐之前也問了我好幾次他的病情。今天早晨她步入病房,但找不到弟弟;我告訴她,她的弟弟昨晚突然去世了。她立即嚎啕大哭著跑出了醫院,我怎樣也找不到她。我對她及她的家人實在感到萬分抱歉。但問題是我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也不能做任何檢查或驗屍來查明死因,也不能從中汲取經驗。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現實與限制。在這裏,人們的生命是脆弱的,而我們所能做的又只是那麼微細。 歐耀佳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