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salie Ann R. REYES不論在偷渡船上,或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的貨車上,他們也擠迫得像沙甸魚。

無國界醫生為由索馬里穿越亞丁灣,逃往也門的索馬里人和埃塞俄比亞人,提供醫療及心理支援服務。  難民都指向四十九歲的阿布杜拉,說他已經瘋了。由於他十分暴躁,又對健康過度關心,起初他並不願意向輔導員講述他的故事。 他憶述:「我們像貨物一樣擠滿了船,而不是人。」當那些蛇頭對下一步行動持不同意見時,形勢就更為緊張。一些蛇頭不想駛靠岸邊,害怕被軍隊逮捕。另一些卻想靠岸,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其他打算偷渡的人得知,現在乘客被迫在離岸很遠的位置下船,這些人會找其他蛇頭安排偷渡。他們爭持不下,乘客都害怕他們會發生槍戰。 對於阿布杜拉來說,形勢變得無法忍受,他開始認為這些事情都是一場夢。 晚上九時,船隻泊岸。他想休息,但整夜卻無發入睡。他看到一些頭顱、腿、沒有手掌的手臂在他身邊漂浮,還經常想起這次痛苦的航程。雖然已經上岸,他卻以為自己還在船上,他試圖以爬行代替行走來保持平衡。每當他想起大海就想哭。他開始漫無目的的走,直到有人叫他坐下來休息。他認為這些奇怪的事情都是由一些邪惡的事物引起,他開始誦讀古蘭經以尋求慰藉。 輔導員細心聆聽阿布杜拉的故事,便向他解釋這些情況是因為他在船上遭遇痛苦經歷後的反應,他並不會因此而永遠失常。他聽過後便放聲大哭。他痛苦地說︰「我當時覺得又渴又餓,十分絕望,如果沒有你們,我早就瘋了。」但因為他瞭解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以及如何妥善處理這些情況,他變得有自信。他懷著感激的心情,低聲地說:「你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救回來,瘋癲和死亡並沒有兩樣。」
來自菲律賓的心理專家衛倚詩,於二零零七年八月至零八年一月期間,在也門這項目擔任精神健康治療員,為那些深受可怕旅程重創或痛失親友的生還者,提供心理輔導。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