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收到的訊息是八月一日至九月六日在布魯塞爾受訓。而且在此時就接到一個非洲國家的任務書,裡面詳細記載了我需要注意的事情。 在錄取之後就,不斷的收到許許多多需要讀的文件檔。算起來應該有六、七十個,雖然不是每個都要花很多時間讀,但層層疊疊無形的文件就彷彿是肩膀上的鬼魅,在沒有看完的那一天,都直不起腰來。 在無國界醫生還沒有跟我確定出發日期時,我只好拿手上的資訊來準備,把一切都準備到Ready-to-go的地步。這幾日就像去年一般的轉轉轉轉轉,雖然不像去年這麼慌張,但壓力卻不比去年小。這趟是出去工作,但主控權卻並不在我手上。 Got-to-do list這一次我並沒有拿出電腦來計畫,只是用個本子寫寫。不過也做的差不多了,東西大約都在此時到位,這兩天可以預包了。預包,就是先把行李打包一次,就知道可以帶什麼,什麼帶不走,還缺什麼。 出發前花了兩個星期兩個整天,七月二十三日早上五時跑到台大排隊,五時四十五分領號碼牌,七時四十五分掛號,九時看診。搞到快中午,戳了五針,下午又跑去台安醫院吃了口服沙賓疫苗。 七月三十日從十一點不到就坐在台大的診間等,等到下午一點才看到我。兩個星期我打了這麼多針:黃熱病、流行性腦膜炎、MMR混合疫苗、白喉破傷風混和疫苗、A型肝炎、B型肝炎、結核菌皮下測試、抽血檢驗。以前天天戳病人,現在一次被別人戳這麼多針…… 把租的房間還給陳護士,還是要謝謝她。還有謝謝之後暫且讓我短住的鄭大夫夫婦。終於把替別人買的腳踏車送到台北去,交到對方手裡。這是我最掛念的事情,萬一我出國了,腳踏車到了,受別人委託的事情沒辦好,心裡很過不去。 香港那兒在昨天終於又來了信,其實整個狀況看起來還是卡在簽證上。基於台灣人的尷尬身份,布魯塞爾和香港應該都試圖在簽證上找出路。自己也發了幾封信去該國駐各國大使館。看看是不是有出路可找。我不可能掌握住每一件事情,所以,就我所能掌握的趕快讓他到位。就算再繼續等待下去,我也可以過回之前悠遊自在的日子,因為我每一件事情真的都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出發。 在自在與ready-to-go之間輕易的跳轉,是目前的目標。平常可以去游泳,運動,看書,喝星巴克,聊天,見朋友,看電影……一旦收到通知,回家,拎包包,走人。快了!就快要達到這個地步了!再努力一下!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