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前能把自己搞的這麼疲於奔命,應該也算一種特異功能。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即將出發前往南蘇丹,進行第一個任務。先到香港三天,巴黎十天,然後經由肯亞到南蘇丹首府。 剛剛才到家,是九月十一日的凌晨零點二十八分。從台北開回家。結束今天晚上跟Raymond和Kathrine的晚餐,急急忙忙的衝到眼鏡店。結果人家店門都關了,正好要離開。經過苦苦哀求,他們為了我重回店裡,磨我中午打電話來order的鏡片。在非洲不必透過刮花的鏡片看世界了……. 三位具有台灣血統的無國界醫生的醫生聚在台北,應該是頭一遭吧。晚餐吃的是齊民火鍋店,我確定他們的牛肉肉源跟市民大道涮涮鍋是同一個肉商。他們的櫻花蝦野菇蒸飯很好吃。 Raymond和Kathrine要在出任務的時候遇見應該不容易,因為同一時間很難有兩個外科醫生同時出一個任務。但我要分別遇見他們機會就大多了,麻醉和外科總是並存的。 Kathrine問我的心情,我說我不緊張也不害怕,情緒很平。其實是因為東奔西跑,累到沒有心情去緊張和害怕。她說等到我在非洲落地,就會開始有感覺了,應該想是吧。 決定今天晚上不打包行李,先睡覺,明天再說。反正是下午的飛機。總之,要出發了。比起去年,這次出去的時間實在不長。很快就會回來了。請大家多多保重。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