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五日傍晚,我終於抵達我一直很抗拒來到的巴黎。抗拒的原因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跟這個工作無關。既然我來巴黎的目的不是觀光或旅行,那些抗拒也就不太有所謂了。 在機場等行李的時候,我未來三個月的夥伴──梅德林大夫叫了我,她是個看來害羞的菲律賓婦產科醫生,我們一同回到了旅館。旅館的無線網路本來以為是要付錢才能用的,後來旅館免費讓無國界醫生的人使用網路。 這三天其實都一直不斷的在辦公室的各個部門間穿梭,細節就不寫了,寫了誰誰誰、Xavier、Fred……除了我之外也沒人知道,就在此略過吧! 文件、文件、文件,拿不完的文件,怎麼讀阿?根本沒辦法吧……最有幫助的是這裡的麻醉科的負責人Xavier,兩個小時詳細的簡介。難怪香港和布魯塞爾那邊都說他是非常好的人,我很開心有這樣的顧問。一切都就緒了, 明天早上走人. 明天早上,布魯塞爾->烏干達,呆一晚。後天烏干達 -> 南蘇丹首府朱巴(Juba)。之後在什麼時間到達任務地點烏韋勒(Aweil)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是搭一個叫做WFO,還是什麼組織的飛機。我不是特務, 在這裡講我的行程應該不會被宰吧…… 當地沒有電話、沒有網路。我可以寫電郵,但是要透過衛星電話傳輸,並且不是由我自己發,所以聯繫會有困難。 大家保重,三個月後再見! 對了, 給我的書裡面有一本居然是護士指引……大概是要教我怎當護士吧……好啦,,我會試著把自己塞進護士服裡的。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