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過來之後,我去醫院看了一下。星期天,衛生部的清潔人員沒有工作,整個手術室依舊沒有人清理。水桶依然沒有水,沒辦法清理。 我只帶著病人用的監察顯示屏回到宿舍。這台顯示屏所有的介面都是法文,但說明書說可以改成英文及中文。但經過各位的嘗試,最終都放棄。Anne要我寫下這台顯示屏的型號,他們回巴黎之後,會送英文版的說明書來。(我手上的說明書也是法文的)我只是想簡單的把顯示屏上的時間改成符合烏韋勒(Aweil)的時間。 目前在顯示屏上顯示的時間和這兒的有九個小時的時差。正確的時間只是讓我在做紀錄的時候方便一些,其實整台顯示屏的操作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顯示屏嘛!萬變不離其宗,當你會用一台顯示屏之後,其他的顯示屏依照相同的邏輯推斷,操作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Tankred明天就要走了。其實我整個下午都在忙他的事,他的相機記憶卡突然出現錯誤。所有的照片都消失了。我嘗試用許多種不一樣的軟體去救。試了一下午,救回檔案,卻都不是正確的格式。照片一樣沒救回來,最後我把手機的備份2G記憶卡給他。他給我一件德國的無國界醫生T-shirt做交換。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