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拿起昨天晚上錄的AChinKaRaash,用喇叭放出來。廚子和清潔人員聽到後,全都笑成一團。他們應該沒想到Kawaja會拿AChinKaRaash來做成一首歌。(只要不是黑人,在這兒都叫作Kawaja。) 今天去了一趟醫院。 回來之後終於發現為什麼前幾天中午,都看到一隻胡蜂在我Tukul裡繞。牠在窗戶的木桿上築巢!! 連續幾天看到胡蜂在同一個地方出現,我就有不祥的預感。今天終於看見牠停在窗戶上,照料牠那黃黃的小巢穴。等到牠飛出去,關上門,點起蠟燭,在巢上淋上蠟油!然後拿瑞士刀將它連根挖除。料理乾淨之後我坐在樹下,仍然看見那胡蜂不斷繞著我的Tukul飛。門已經關上,但牠就在門前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繞。 經過Raewyn的建議,我決定終結牠。到廚房拿了殺蟲劑,靠近門邊,對牠狂噴!牠快速的逃到芒果樹上,至於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不過整天我都擔心是不是會有胡蜂的復仇。 Mathias之前說,大約離城鎮一公里遠的地方就可以看見大河。還有漁船在捕魚。我問過Santino該怎麼去河邊,他說從宿舍一路往下走,約二十至三十分鐘的路程就能看到河。這個傍晚我和Raewyn決定出去看看是不是可以走到河邊。 沿路一直往下走,路過一個黃色磚牆,藍色窗戶的矮房,以此地來說,這個房子算是蓋的相當漂亮的了。而路,慢慢的變成小徑,兩旁散落一些當地人的Tukul。小徑又連回一條卡車奔馳的大道上。怎樣都沒看到河,看見的卻是大水窪,大水溝。很多小朋友就在裡頭玩水,游泳。 「可能他們游水游得很快!」 天色還亮,我有點想繼續往下走,Raewyn決定回頭。順著大馬路往回走,看著遠方的兩座電信鐵塔,我認得它們。回到宿舍之後我們說,或許我們走到了霍亂之河。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