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睡的比較晚,將近七點三十分才會醒來。之前六點將近七點就醒過來了,原因不明。 到手術室後,依Charles的要求,把空針、手套和縫線逐一清點。 Raewyn說想去看下留院的病人,看看是否可以幫忙做些換藥的工作。之後我們帶回一個一歲半的小女孩到手術室換藥。因為病房有點忙,二來若要給任何藥物鎮靜或止痛,在手術室較安全。 小女孩被媽媽抱著,奶奶陪同進手術室。準備好後給了藥,小女孩約莫又哭鬧五分鐘之後沈沈睡去。換藥的過程由Raewyn和Santino合作。坦白說,把一歲半的小女孩放倒我還是有些緊張。 下午有一台手術,小女孩已經對痛有反應了,呼吸也好,所以我請她媽媽和奶奶抱她出去。 回到病房看史醫生做了幾個換藥之後,一起回到宿舍。早上手術室收到太多由病房來的器械,Nyanut今天的工作又只有半天。我和Raewyn決定下午和一起Santino做器械消毒的工作。 午餐時間過得太快。回到醫院,看見一名當地衛生部接收的病人,他在輪椅上挺著碩大的肚子。不知是什麼問題,總之當地衛生部的醫生要剖開他的肚子瞧瞧。 我們一直在做清洗和包裝器械的工作,後來衛生部的人出來要我進去用其中一個醫生的的手機幫他們拍照,但我不懂手機上的阿拉伯文......連解鎖都不會,如何拍?進去後看見病人肚子中鼓出碩大的結腸,應該是下半部阻塞或其他原因,頗恐怖。而他們開這樣的手術只用Ketamine和Diazepam上麻藥,不插管。後來又從門縫中瞧了一眼......腸子實在鼓漲的太恐怖了! 當我們在外面,要啟動消毒鍋的時候,衛生部的護士走出來,很不客氣的說 「你!」招手,示意要我進去。該不會要我開藥櫃拿耗材吧。果然,一進去他們就指著病人縫到一半的肚子說 「VICRYL (一種縫線)」是怎樣?我回頭跟Raewyn說︰「他們想要縫線!」但這時候衛生部的另一個護士抽出一條縫線來。衛生部的醫生示意不需要了。 沒多久,梅德林通知,稍後有一台剖腹生產手術,已經四點多將近五點了。我和Raewyn決定先去喝杯茶放鬆一下。手術在五點四十左右開始。這個媽媽,從她的眼神可以感覺她非常聰明。小朋友的頭很大,出來的時候費了一番功夫。而且一劃開子宮就看到胎便流出來。Arnold在旁邊接過小朋友,梅德林要我用無線電召史醫生來幫忙。 但經過一輪尋找,住院部說那兒忙得不得了,史醫生根本無法抽身。小朋友不太哭,我過去幫Arnold一起照顧她,終於哭了!而想回去寫記錄和給藥的時候,看見我坐的椅子和地板上有一攤血跡!剛剛有血柱直噴到我坐的地方,我若不是在幫Arnold,一定會被噴的滿臉都是血!好險! 手術結束已經七點半,等到清潔人員清理完已經八點左右。我去留院部找負責血庫的同事,想把手術室的鑰匙給他的時候,看見住院部忙得跟菜市場一樣,史醫生和Ann看起來都累趴了。整個醫療隊伍一直到將近九點才全員回到宿舍。 今天醫療隊伍都累壞了......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