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Raewyn到了醫院。在手術室呆了一會兒,Raewyn跑來叫我,說Ann正在住院部替一個嬰兒急救。那是前幾天的一個早產兒,也是昨天史醫生問我願不願意替他上麻藥的那一個。三十周左右,大約1.2-1.4kg吧。Raewyn看到這個baby時,喃喃的說︰「他們要替這個嬰兒上麻藥嗎?不行......」Raewyn又望了我好幾次,我告訢她︰「我也不知道。」 我協助那個嬰兒的呼吸大約二十分鐘吧。最終他的呼吸回來了,我和Raewyn則默默的離開住院部。 下午我什麼都不想做,但前幾天答應Mammu(我們的司機),要幫他把照片沖印出來(我幫他拍的,一共三張)。我請Santino帶我去可以沖印照片的地方。前兩家應該都只能沖印底片,到了第三家,裡面擺了三四台電腦和雷射打印機,還有看來頗先進的設備。 Santino替我詢問了價錢。一張照片要四美元!若是一張兩美元,我會付,畢竟這兒是非洲的某處。但四美元?我決定跟Mammu說,價錢太貴了,沒辦法幫他沖印。 傍晚去探望昨天開刀的病人,即使是躺著,她還是覺得痛,改了處方之後,回家休息。 晚上回顧了一些去年和今年在項目之前拍的照片。Tek看到尼泊爾的部分開始有想念家鄉。其中一張,在從加德滿都到盧卡拉的飛機上,我拍了飛行員的照片。 Tek說他認識那個飛行員,她叫做Gina。他們之前一起工作過。Tek要告訴她,他在南蘇丹看到她的照片!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