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收到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的Dr. Lynette的回覆。信中提到關於下一個項目的事。但早上再去看的時候,整封信都消失了,從我的個人郵箱裡消失,也不在垃圾箱中。用發信人的名字去搜尋,一樣沒有。 一定是有人誤將我的電郵。搞的半天心情都很差,這件事直至今日仍是個懸案。 早上Raewyn心情也不好,因為她發現掉了一把Mayo scissors。幾天前從儲物室裡搬出一盒器械,裡面有一些scissors、forceps......她挑了一兩把好的準備放進整套工具裡讓梅德林使用。但整個早上她都忘記這把Mayo scissors被放到哪,因此十分沮喪。她(常常)說︰「我沒有記性!」 傍晚回到宿舍,我看到一隻雞在Tukul前漫步......今天是David的生日,從前幾天開始Raewyn就一直說要買個禮物給他。從洋蔥到綁頭髮的緞帶,纏在頭上的阿拉伯白布,伊斯蘭教徒星期五上清真寺穿的Jellaba,到看來噁心的人造花。 但最後是沒有買。 晚上那頭看到我會咩咩叫的小生物變成一盆肉躺在面前。大家坐著喝酒聊天。烤了一個晚上的羊肉,還好是頗受好評。不過右手食指因為離火太近,時間太長而非常疼痛。整個晚上就拿著兩把刀,把一大塊一大塊的羊肉端上鐵網去烤。通常是一次一隻腿,半邊肋排,或整個骨盆。終於,今天看到羊尾巴了!但這個羊尾巴太短,油脂也不夠多,令人失望! 史醫生當仁不讓的坐在矮牆上彈起吉他。David收到的生日禮物是一件五彩繽紛的上衣,應該是Rx他們買的。 烤到大家都吃飽,還有一大部分的肉還沒烤,留給明天的廚子吧。我留了一隻羊腿骨給自己,啃完敲開,骨髓並不如我在拉薩吃到的可口。還是拉薩宇拓路巷子裡的烤羊蹄、羊尾巴加上烤餅子好吃!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