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掌管無線電的同事走過來,跟我說︰「Chiels,這是你的對講機。」我要開始帶對講機了? 1. 無處可逃。 2. 很吵! 中午Rx來了,在醫院逛了一圈之後,問我要不要一起搭Tuk Tuk回去。(Tuk Tuk︰ Autorickshaw,跟印度一模一樣的機車黃包車,應該是印度進口的。)結果醫院門口的司機都獅子大開口,最終我們走路回去。 下午,我的對講機傳出起︰「Chiels,支援梅德林!Chiels 支援梅德林!」 梅德林︰「我們稍後要進行剖腹生產。」 我︰「好,我馬上就來。」 梅德林有一個產婦前三次都是剖腹產,所以她這次也會幫她剖腹產。應該是下星期一吧。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原本是星期一的手術變成下午呢?不知道,到現在我和Raewyn還是不知道。 手術還可以!但麻醉不太順利,是一個預料之外有點難打的半身麻醉。但最終還是打上了,從藥房拿到麻藥雖是同一家藥廠的藥,但瓶子塗裝不太一樣,我決定拿來試試看。一打完收縮壓就掉到六十!新包裝,效果更好就是了?但產婦東張西望,一點低血壓的樣子都沒有!心跳也沒有上升。 非洲人有這麼猛嗎?還是我的血壓計有問題?給了一些升壓藥,再量一次,71/40!病人還是若無其事狀。沒有吐,沒有呼吸困難。結果在手術就快要結束的時,心跳血壓一切都很好,產婦居然突然想吐?雖然沒真的吐,但非洲人,我真的搞不懂妳阿! Raewyn說,在她前一個任務,有一個昏迷的女病人,對痛一點反應都沒有,但只要給他Diazepam,就會立刻醒過來!只能說,非洲人,真是太神奇了!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