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E Hi Yee / MSF

親愛的朋友們︰ 去年六月中,我接到了來自香港的前線人力資源部的電話。建議我參與的救援項目是在巴基斯坦,負責擔任外展醫療隊醫生……考慮了兩天之後,我决定接受這個任務,但是真沒想到,我一直要等到九月底才成功申請到非政府組織簽證,幾日前巴基斯坦首都的萬豪酒店便發生了炸彈襲擊,令人驚恐不安。 較資深和富經驗的國際救援隊隊員都覺得,巴基斯坦的項目與其他地方的完全不同。單單是文化差異,有時便較難去適應了,還有那些不大明顯、肉眼也看不見,但你知是存在的安全問題。 我參與的項目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馬拉根德。這個項目本身包括了基本醫療護理、母嬰健康、緊急災難及外科手術服務。另外有兩個項目主要是針對流離失所者和衝突地區的需要。 作為外展醫療隊醫生,我主要負責基本醫療護理,外加一些文書和後勤工作。我要負責管理四間醫療中心,因應每間中心的需要而分配我每星期的工作時間。第一間醫療中心位於阿格拉(Agra),最初是我們的工作基地,馬拉根德項目便是在這裡開展的。阿格拉醫療中心有一支本地人員工作,可以獨立運作,所以我的角色主要是醫療中心與在達格(Dargai)的工作基地之間的聯絡員。另外兩間醫療中心分別位於托太(Totai)和因扎嘉(Inzargai),類似阿格拉中心的附屬醫療中心,我們會每星期兩次派外展醫療隊到托太,並支援因扎嘉中心的藥物供應。 第四間醫療中心位於帕萊(Palai),在所有項目中它就像我的小孩,它是九月中旬開始的,也就是我來之前的幾個星期。當地社群都感激我們的到來,過去的幾個月裡來看病的人呈指數上升。 外展醫療隊醫生的監督管理角色,處於比較難處理的灰色地帶。我必須確保在各個部門領導的幫助下,所有項目都順利進行。還有醫療問題或有關於配藥、實驗室、飲用水供應和衛生設施、衛生資訊推廣、營養治療項目、住院部和門診部的問題。同時,我還需要和項目統籌及後勤人員共同處理一些行政、人事以及後勤方面的事宜。當然,與當地社群的領袖會面也是十分重要的。 當我接到巴基斯坦這個任務的時候,確是有些保留和複雜的期望。不得不承認,剛開始時我是有些偏見,但事實證明這些偏見都是毫無根據。但作為一個來自相對自由的社會的人來說,要接受一些在當地被視為「常規」的事,我確實是有過一些困難時候。 舉例說,你很少會看到婦女獨自走在街上;更少會看到她們獨自行事。因為巴基斯坦是個男性主導的社會,婦女們通常都與家庭密不可分。我並不是說這樣不好,只是覺得有點過度了。很多時候她們都被局限於家裡的四幅牆壁,我想她們已經習以為常了。不只一次,有病人告訴我,對於他們來說,到診所看病就像參加社交活動一樣;他們去診所,只是想找人交談。這也是為甚麼我沒有一個特別難忘的病人。令我不斷工作的動力,是我可以為病人的生命帶來一點點改變。 大家已經知道,最近這個項目的安全情況發生了變化。有很事情正在發生,而且發展得很快。令人難過的是,在最近的一次事件中,兩位同事在工作時不幸喪生了*。所以可以理解的是,不論是當地工作人員抑或國際救援人員,情緒都有點低落。這些項目已經暫停了幾天,但在我寫這封信的時候,我們正盡力設法恢復救援工作,讓項目繼續進行。 保重。 Rey
來自菲律賓的艾寧偉醫生於二零零八年加入無國界醫生,隨即被派往巴基斯坦展開其首次任務。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