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ource: Rhitam CHAKRABORTY

蘇丹南部──聽來仿如聖經中被瘟疫侵襲的地方,奇疾一個接一個的來到浩瀚非洲上這處可憫之地。 蠕蟲自人們腳掌中鑽出來;某兩類蒼蠅的叮咬可使人離奇死亡;一種奇怪的綜合症狀會使小孩抽搐,阻礙成長發展,最終死亡。 雖然在世界其他最貧困的角落,都可以分別找到這些具破壞力的疾病,但在蘇丹南部,就像所有這些惡疾都同一時間出現似的。 當講到健康,這裡必定是最被人遺忘的方土。蘇丹南部是地球上最貧窮、最被忽視的地方之一,這裡的人,健康狀況可能是全球最差。簡單來說,這兒沒有醫療保障系統,幾乎所有醫生及藥物都是由人道組織提供。這些都是我在蘇丹南部六個月,為無國界醫生非洲錐蟲病(昏睡病)項目擔任醫生時的所見及體會。 神秘的傳染病──「點頭綜合症」是迄今侵襲蘇丹南部,最新、最令人不解的病症,在其他地方尚未有類似個案匯報,患上此病的孩童似乎每當進食就出現點頭徵狀。研究人員亦發現,孩子們會於食用當地的澱粉及豆類食物時出現病徵,由外地帶去的朱古力條、能量條和糖果則不見有任何影響。 此種被救援組織稱為「點頭症」的疾病,會令人出現嚴重癲癇性抽搐,很多小童同時會有發展障礙,導致弱智。這種點頭綜合症是可以致命的,「很少數患者可活至超過二十歲」。這一帶荒蕪落後,像河水盲症及昏睡病等怪病在此處並不罕見。傳教士在一九九七年首次遇上點頭症,但本地人說,早於八十年代前後此病已出現。持續廿年的內戰可能加速了它的傳播,沒有抗體的蘇丹難民或許就在那個時候染上點頭症。這個病至今都只是在一小撮地方發現得到,根據二零零二年在當地的一項調查估計,一個小內鎮內約有百分之六的小孩受到感染。 曾有多個關於此病病原的假設被提出,但無一個得到證實。迷信的村民稱此病為詛咒,其他人就說,是蘇丹政府於內戰期間(蘇丹自一九八三年起一直受內戰蹂躪)以化學武器攻擊當地而引發。另一派則相信,是內戰時所用彈藥遺留有毒殘餘於泥土中,令當地居民腦部受損。 不過,聯合國所發表的毒理學報告幾乎已將此等猜測一一剔除,這些報告顯示當地存在有毒廢料的證據相當少。有科學家推測,內戰令蘇丹一些小村落的居民流離失所,令他們要靠拾荒餬口,露宿曠野,使他們容易染上由不潔食物傳播的疾病。然而,聯合國於二零零二年發表的報告亦已將這個假設淡化,甚至剔除。 另一套講法是將矛頭指向國際救援組織──因此病於一九九零年代爆發,正值這些救援組織進入該區,採用表面沾有有毒物、但有助農作物生長的種子。儘管發出多次警告,呼籲切勿食用那些種子,但仍有些絕望的村民視之為食物般進食。 又有講法指,點頭症與進食猴子肉有關,染病的村民都有食過猴子肉,但鄰近沒人感染點頭症的部落則沒有吃。可是,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未能找出可作結論的證據。 還有一套論調認為,點頭症的病例多集中在當地一條名為「Yei」的河附近,懷疑此病與當地流行的河水盲症有閼。點頭症患者中,有九成三人同時受於河水中繁殖的寄生蟲所感染,顯示兩種疾病或有關連;目前此方面的討論及查證仍然相當激烈。 據部分家長講,這種疾病最常於「新月」及天氣較涼期間肆虐,日夜無異。 治療方面,有些醫院會給病人一種常用的抗癲癇藥 「鎮靜安眠劑」(Phenobarbital),於病發期間使用,短暫性質的則用治療瘧疾的藥。不過,從父母們得悉的是,這些藥並非對所有人都有效,很多小童的病情只會繼續惡化。 為回應世衛二零零二年就這破壞力高的疾病發出的警告,一隊神經科專家、流行病學家及醫生偵探,到過蘇丹南部,收集血液樣本和進行腦電波(EEG)測試,希望找出問題的根源。初步神經病學及腦電波測試結果支持以下論點,就是點頭綜合症可能是一種慢性、漸進的退化性神經失調。 點頭症繼續令全球科學家感到困惑,不單是為尋找此病的成因,還有是如何解釋其怪異的特徵。雖則點頭症狀是典型的由食物引發,但當地小孩似乎不太受到研究員從外帶來的食物影響,有時更會在環境溫度跌至相當低的時候,開始出現點頭的徵狀。終歸因著這病的致命性,我們不得不徹底探究,找出治療方法,防止此病於當地蔓延,並確保它不會擴散至別的地方。
印度裔醫生查卡博(Rhitam CHAKRABORTY)於二零零五年加入無國界醫生,同年四月至十月期間,在蘇丹南部的Kotobi,參與昏睡症治療項目,作為首項任務。其後他在印尼安汶(Ambon)工作過十七個月,再於二零零七年九月,隨無國界醫生到埃塞俄比亞執行其第三個任務,為期五個月。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