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皆是平衡的體現∶騎單車、在街市稱洋蔥、用頭頂著水罐、健康、生命與死亡。 二零零九年的最後一日,我見證了生命與死亡的平衡。 一個分娩的婦女在產臺上。二位助產士。沒有家人、沒有支持、沒有聲音。她默默地承受著每次子宮收縮所帶來的痛苦。面部偶爾的扭曲是她唯一不適的表現。我仔細的監察著她的面部和肚子,以得知她子宮收縮的情況。胎兒快要出來,但胎位不正,臀部先出來。這可能造成難產或為生產構成風險。但助產士仍保持鎮定和充滿自信。整個過程很快。首先是臀部出來,然後是腿,胳膊,肩膀,最後是頭。為什麼這位婦女可以如此從容不迫?助產士汗流浹背的幫助胎兒出來,但這位婦女卻保持寂靜。 先替嬰兒進行胸部按摩,然後他吸了第一口空氣和第一次啼哭起來。又一個小奇跡。我們都會心微笑,開心看到一個健康的小男孩,每隻手都有五個手指,每隻腳都有五個腳趾,肺部亦十分健康。小伙子,歡迎來到真實世界! 我看著這位媽媽﹐她好像對這個新生兒子沒什興趣,這已經是她的第十胎了。又是一個要吃飯的。我們替他磅重和洗澡,然後用毛毯包起來,將他獨自放在另一張臺上。看見這個完美的嬰兒包在毯子裡,獨自躺在無菌臺上,我心裡感到很不舒服。於是我抱著他,直到這位媽媽準備好和嬰兒一起去病房。一個新生命。今天這一切發生得很快,只是有一點忙亂。 數小時後,同一天,二零零九年的最後一日。我走到急症室。有一名一歲的小女孩躺在擔架上。她的面上帶著一個微型氧氣罩。她腫脹的肚子插著一條管子以排出過多的體液。她纖細的手腎上插上一條靜脈注射管。她的媽媽淚流滿面的坐在她身旁。這個小女孩的呼吸十分困難,因為她的肚子腫脹太嚴重,令她肺部不能正常運作。她病得很重,我走進了這間病房。我聽著她幼小的心臟艱難地跳動。我留在病房,坐到媽媽的身旁。我們握著她的小手,看著她每一口艱難的呼吸。這教人心碎,但我們已經沒有什麼還可以做。他的呼吸變得愈來愈慢,不欠就走進了另一個世界。病房爆發出悲傷的哭喊、尖叫、哀嚎和人們捶打胸膛的聲音。讓人悲痛的哀怨聲。我呆坐著,當我還握著她的小手時,一個生命就這樣逝去。為何發生得這麼快?為何我已經沒有什麼還可以做?我知道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但當一個生命是如此短促,就會讓人感到十分不公。生命與死亡的平衡是十分微妙,尤其是在這裡。 凡事皆是平衡的體現:進食,睡覺,大笑,哭泣,以及生命與死亡。我感覺十分榮幸能見證生命中,其中一個更微妙的平衡。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