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當揮手說再見的時候,應該就知道這輩子會不會再見。所謂距離,其實不過是兩個願不願意的加總。願不願意花時間,和願不願意把錢掏出來買機票。 兩個條件都成立了,距離,不過就是一張機票這麼遠而已。 Vladimir,來自挪威的內科醫生,Lubutu,布魯塞爾行動中心項目的同事,不折不扣的瘋子。Lubutu就是那個我們周日常去的Le lac vert(the green lake)的同事,他爬上約十米高的大樹,不顧我們一眾在下面叫喊阻止。他只對我說︰「我要是出了什麼事反正有你在!」然後就跳下來了。 四月份我的瘋狂歐非之旅,在他極圈內彷彿世界盡頭的家裡住了一星期。他還開著小船在由小變大雨中帶我出海,其實一路上我非常的害怕,將近零度又飄雨的天氣在海上飄蕩,實在不是好主意。 中間我又參加了無國界醫生在中非共和國的任務,身心俱疲的回到亞洲。而他和他的女友已經從五月中就開始到印尼度假,我們說好了要在巴里島碰個面.. 在異地見朋友是一種奇妙的經驗。此行更讓我發現,他的瘋狂並不僅止於跳水,還有衝浪這件事。我也租了一塊衝浪板,在Kuta海岸不斷的跌進水中,爬起來,被浪衝。 非常開心能夠在亞洲,遇見我那曾經在非洲一起參與無國界醫生救援任務的同事和朋友。:)

回應 (2)

  • anon

    距离不过是想与不想的一线间 我喜欢

    1 月 18, 2011
  • anon

    距离不过是想与不想的一线间 我喜欢

    1 月 25,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