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世界盃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但非洲南部,包括津巴布韋等地區的氣氛仍然高漲。我是一名護士,正在津巴布韋的無國界醫生愛滋病治療項目工作,這是一個位於南非北面的國家。雖然大家對加納國家隊未能進級感到失望,但亦無損大家對世界盃的熱情。 這是我第一次撰寫博客,面對著一個不能避免的困難:我該從哪裡開始起筆?但當我與外展工作人員和資訊教育部門的同事會面後,我開始明白愛滋病患者,對愛滋病病毒與足球的看法。無國界醫生在布拉瓦約(Bulawayo)舉辦多項資訊教育活動,當中包括每月由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互助小組組織的康樂活動。 布拉瓦約有約一百四十五個互助小組,他們每星期都會有聚會。各個地區的互助小組(每個地區由十個互助小組組成),每月都會一起踢足球和打投球。無國界醫生為他們提供後勤支援和物資,包括足球、小食、交通安排和急救箱。我們亦安排互助小組的個別成員參與訓練計劃。 上星期,我決定參加他們的聚會與各人會面,聽聽他們對愛滋病病毒、足球和世界盃的看法。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互助小組組長斯迪亞斯: 斯迪亞斯在二零零二年接受結核病治療時,被驗出感染愛滋病病毒。 斯迪亞斯說:「感染愛滋病病毒就像一場足球賽:你會贏或輸。我認為我贏了。我們只要團結和積極地生活,就能打敗愛滋病病毒。守門員是球隊其中一個重要成員,他阻擋愛滋病病毒入球!足球是一項速度很快的運動,它就像愛滋病病毒那麼快,但透過踢足球,我們可以透過互相交流和分享,傳達有關愛滋病病毒的重要訊息。」 互組小組組長朱尼爾: 朱尼爾在二零零六年證實感染愛滋病病毒,他成立了「勝利互助小組」,至今已經有五十九名成員。他們製作蠟燭、花生醬和在後園種菜。他們出售這些東西所得的金錢,可以幫補子女的學費,或支付因愛滋病病毒而可能出現的感染所需的醫療費用。(這些藥物並不常有,他們需要在私家藥房購買。) 朱尼爾說:「抗愛滋病病毒治療藥物尤如足球賽中的後衛,讓我們免於再次受到感染,並幫助我們過無憂的生活。」 互助小組組員迪克︰ 迪克在二零零九年證實感染愛滋病病毒,並於二零一零年一月開始接受抗愛滋病病毒治療。他擔任第三級足球教練已經十二年,並訓練出一支具國家級水平的男子足球隊。後來,他生病了,並漸漸退出足球界。他最近公開了自己感染愛滋病病毒。公開患病有助他堅持接受抗病毒治療。現在,他的家人會提醒他是服藥。他的健康情況開始改善,他希望能夠重回足球界。 與那些態度開放和積極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聊天非常真實和具啟發性,讓我明白到感染了愛滋病病毒,不僅是接受抗病毒治療,還有能否以意志撃敗這個病毒。 來自澳洲的賽奇,正在津巴布韋布拉瓦約地區的無國界醫生愛滋病治療項目工作。她在二零零四年加入無國界醫生,曾參與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的救援工作。
關於世界盃專題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至十四日南非世界盃期間,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將透過世界盃專題,與大家分享前線志願人員和員工的第一身體驗。 我們希望通過世界盃專題,帶領全球的觀眾從另一個角度關注首次在非洲舉辦的世界盃,以及分享非洲南部地區同時感染愛滋病和結核病病人掙扎求存的勵志 故事。 世界盃專題包括敘述、照片和短片,資料來自無國界醫生目前正提供愛滋病和結核病治療的國家,如馬拉維(Malawi)、南非、斯威士蘭 (Swaziland)、津巴布韋(Zimbabwe)及莫桑比克(Mozambique)等國家。 無國界醫生於七月二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愛滋病患者足球聯賽「中場盃」,亦會在世界盃專題為大家報道。 免責聲明︰ 世界盃專題的內容乃作者或受訪者的個人意見,並不屬於或不可引述為無國界醫生的觀點或立場。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