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勝出世界盃的球隊,其隊員於賽事前五天才進行第一次練習,卻得到實至名歸的勝利,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 Lisa SKINNER

但當無國界醫生承諾以「中場盃」讓大家在世界盃期間,從另一個角度看足球時,可能大家會已經預期這是一場出乎意料之外的賽事。 「中場盃」將六支由非洲南部愛滋病患者所組成的隊伍,帶到在約翰尼斯堡參與這場五人足球賽,同類的比賽亦在其他國家同時舉行。我們希望透過這項活動響起,因國際捐款人減少救命的抗愛滋病病毒治療的捐助,將危害數以千百萬計的生命的警號。 「Ol轟炸機」有別於其他參與「中場盃」的球隊,他們在出發前往約翰尼斯堡的前幾天,才在津巴布韋(Zimbabwe)的哈拉雷(Harare)進行第一次正式操練,他們賽前更被看低一線。 「轟炸機」的隊員是來自兩個相隔超過五百公里的城鎮──喬老喬(Tsholotsho)和穆拉賓達(Murambinda)──無國界醫生分別在這兩個城鎮提供抗愛滋病病毒治療,他們更使用不同的說言。三名隊員說的是肖拿(Shona)語,而另外三個則是恩代比利(Ndebele)語。儘管如此,他們很快就磨合起來,並以告訴全世界愛滋病危機還沒有完結,國際捐助者應該繼續留下來捐助愛滋病治療項目作為他們的目標。 教練道霍說︰「很多人都問我訓練這支球隊的感受,以及球隊伍能否獲勝。但我們很認真看待這項比賽。對我們而言,假如我們能夠勝出比賽,我們就可以高舉旗幟。勝利是源自全力以赴,我們將會全力以赴。」 在比賽的前一天,他們告訴其他隊伍︰「我們會在球場上主動進攻,就像抗愛滋病病毒藥物轟炸結核病等機會性感染*一樣。」 在七月二日,他們在球場上面對來自南非、莫桑比克(Mozambique)、斯威士蘭(Swaziland)和津巴布韋的隊伍對壘,以證明他們的實力,而他們的確做到了。 首場,他們以二比零撃敗來自莫桑比克的「曼巴哈」。在第二場賽事,他實踐承諾施展渾身解數,以八比零大勝南非的希望「Siyaphila」。 「轟炸機」瞬間由無名小將變成英雄,甚至撃敗來自津巴布韋的「中場盃」大熱隊伍「吞沒藥物隊」!在決賽面對南非強隊「Fluconazole Pirates」前,他們這一隊已經被認定為實力非凡。 決賽要射十二碼才能夠分出勝負,「轟炸機」最終以二比一取得冠軍,他們更成為入球最多的隊伍,共射入十二球。現在他們可以告訴全世界,還有愛滋病治療項目的國際捐助者,他們絕對不能中場退出! 「轟炸機」的防守隊員馬畢提說︰「如果沒有捐款,我的生命將會停止。那些國際捐助者不應在這個時候退出,他們應該繼續支持我們。非洲各地的政府也應該出一分力,讓國際捐助者能夠繼續捐助。」 「Ol 轟炸機」的隊長馬薩比沙及無國界醫生南非傳訊主管格蘭奇 *機會性感染,例如結核病,是愛滋病患者的最大敵人,抗愛滋病病毒藥物能夠透過改善病人的抵抗力,幫助他們擊退感染。
關於世界盃專題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至十四日南非世界盃期間,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將透過世界盃專題,與大家分享前線志願人員和員工的第一身體驗。 我們希望通過世界盃專題,帶領全球的觀眾從另一個角度關注首次在非洲舉辦的世界盃,以及分享非洲南部地區同時感染愛滋病和結核病病人掙扎求存的勵志 故事。 世界盃專題包括敘述、照片和短片,資料來自無國界醫生目前正提供愛滋病和結核病治療的國家,如馬拉維(Malawi)、南非、斯威士蘭 (Swaziland)、津巴布韋(Zimbabwe)及莫桑比克(Mozambique)等國家。 無國界醫生於七月二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愛滋病患者足球聯賽「中場盃」,亦會在世界盃專題為大家報道。 免責聲明︰ 世界盃專題的內容乃作者或受訪者的個人意見,並不屬於或不可引述為無國界醫生的觀點或立場。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