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巴正在觀看在馬拉維林貝舉行的足球賽事,兩支球隊分別穿上印有「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球衣。你不會想像到她正在生死邊緣與愛滋病競賽。

© PK LEE/ MSF

但五十三歲的哥巴身受雙重影響:她被證實感染愛滋病病毒已有八年,她是一名的護士,希望支持與她一樣的愛滋病患者,並確保他們能夠堅持救命的抗病毒治療。 上周,無國界醫生在林貝的齊韋博技術中心舉行「中場盃」,由愛滋病患者和無國界醫生的員工作賽,哥巴是其中一個在場外打氣的支持者。馬拉維衛生部的代表、馬拉維愛滋病患者國家協會,國際尊嚴組織(Dignitas International)亦有參加。 由無國界醫生發起的「中場盃」,旨在提高公眾對國際捐助者撤走愛滋病項目和治療的資金所帶來的影響。「中場盃」同時在各個城市舉行,包括約翰內斯堡、布魯塞爾、日內瓦和柏林,但在馬拉維所舉行的「中場盃」卻有著一個不一樣的背景——美麗的山景、清澈的藍天和周邊的小村落。 哥巴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了九年,她在馬拉維喬洛區擔任護士一職。 哥巴的丈夫在一九九五年因愛滋病去世,當時馬拉維的居民對愛滋病的認識仍然很少。後來,她加入無國界醫生,參與一個防止經母嬰感染愛滋病病毒的項目,鼓勵孕婦接受愛滋病病毒檢測。她說︰「有一天我問自己,為什麼我不進行測試?」 哥巴說︰「我在二零零八年被驗出感染愛滋病病毒,並於同年開始接受抗愛滋病病毒治療。抗病毒治療對我來說是代表生命與希望。」她續說︰「當我知道自己的情況後,我有一個希望就是教育我的孩子。這是我生命中唯一想做的事情。」全靠抗病毒治療,哥巴做到的比希望的更多。她不僅可以看到四名子女長大成人,更透過出任護士一職,改變不少愛滋病感染者的生命。 作為一位正與愛滋病拼命的醫護人員,哥巴親身體驗持續的抗病毒藥物資助的重要,因為此舉能拉近病人與治療之間的距離。哥巴說︰「我以為現在應該討論如何改善抗病毒治療、處理副作用的問題及獲得更新和更好的治療。但我們現在聽到的卻是國際捐助者正討論削減資助。」 「假如捐助者削減抗病毒治療的資助,就如想我們死,想我們的子女成為孤兒,再次受苦。」哥巴說︰「我們有生存的權力。也有接受治療的權力。」 無國界醫生駐南非新聞主任李璧君
關於世界盃專題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至十四日南非世界盃期間,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將透過世界盃專題,與大家分享前線志願人員和員工的第一身體驗。 我們希望通過世界盃專題,帶領全球的觀眾從另一個角度關注首次在非洲舉辦的世界盃,以及分享非洲南部地區同時感染愛滋病和結核病病人掙扎求存的勵志 故事。 世界盃專題包括敘述、照片和短片,資料來自無國界醫生目前正提供愛滋病和結核病治療的國家,如馬拉維(Malawi)、南非、斯威士蘭 (Swaziland)、津巴布韋(Zimbabwe)及莫桑比克(Mozambique)等國家。 無國界醫生於七月二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愛滋病患者足球聯賽「中場盃」,亦會在世界盃專題為大家報道。 免責聲明︰ 世界盃專題的內容乃作者或受訪者的個人意見,並不屬於或不可引述為無國界醫生的觀點或立場。

回應 (2)

  • anon

    很高興能夠看到你的分享. 雖然未能為藥物提供實質的支持, 但,在此送上點點的慰問, 為着哥巴的工作而加油!

    7 月 30, 2010
  • anon

    很高興能夠看到你的分享. 雖然未能為藥物提供實質的支持, 但,在此送上點點的慰問, 為着哥巴的工作而加油!

    1 月 25,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