梗阻性難產需要行急診剖腹生產手術,患者三年前曾因為相同情況接受了橫切口剖腹生產。如果想給人以良好的第一印象,這例手術顯然不是最明智的選擇,因為手術中可能會遇到黏連的困難,更不用提手術時間不巧剛剛趕上手術室同事的午餐時間。實話實說,畢竟這是我在新任務與新團隊的第一次合作,自己也難免有些緊張。 刷手護士兼助手是手術室負責人是健碩的托尼。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手術室護士,但相當嚴肅,對任何人的工作都苛求完美,包括他自己。這種類型的完美主義者,往往具備扎實的專業知識和嫺熟的專業技術,嚴以律己殃及他人,但是一旦贏得他的信任和尊重,一盆冰可以變成一團火,愛恨分明的典型。 記得我到達任務所在地的第一天,跟隨前任到手術室觀摩她的剖腹生產手術。托尼問我為什麼不刷手術臺;我對他的問題有點兒不悅,回答道因為我的前任不需要我上術臺當助手。當他得知這已經是我第四次參加任務時,才很不情願地放棄了我應該刷手術臺熟悉手術器械的念頭。手術過程中,儘管我儘量幫助完成手術室護士的工作,他卻一直對我視而不見。我覺得他對我完全沒有好感,我對日後的合作默契多有點兒擔心。 手術開始時,我向托尼要了一把血管鉗。他有點兒像自言自語地說:「她說的是英文嗎?」但是音量足以讓所有在手術室的人聽清楚。也許我的發音不是特別準確,但是他一定明白我要求的是什麼器械,因為他正確無誤地遞給了我所要的。英語不是我的母語,但是作為工作用語言,我的英語足以交流。我決定對於他的吹毛求疵聽而不聞。手術中,他要求我將手術刀用後放回託盤,而不是放在患者兩腿之間,以避免誤傷;要求合情合理,我欣然接受。手術最困難的部分是由於前次手術的黏連,改變了膀胱和子宮的正常解剖關係,他協助我分離了黏連,在沒發生損傷膀胱等手術併發症的前提下完成了剖腹生產,母子平安。 今天的第二例剖腹生產進行得如行雲流水般順利,幾乎沒有失血,而且手術時間極短。當我像往常一樣向手術室同事表示感謝時,得到了祝賀手術成功的嘉許。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傍晚在駐地,托尼為今天手術室裡的小小不快向我道歉。 我相信在新任務中贏得團隊的支持,會使以後的合作越來越默契和愉快,會讓我這個初來步到的醫生如魚得水。

回應 (1)

  • anon

    我看过你的鲁豫有约那期采访,我想你是距离我最近的无国界医生了~~~真的很羡慕你可以到前线增援~~~~如果我能像你一样棒就好了。加油~~~

    8 月 13,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