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最近在一份世界地圖上發現了圭魯(Gweru、地圖上卻沒有標示面積相近的哈拉雷和布拉瓦約),令我頗覺驚喜,但實際上圭魯在現實中仍舊是一個像條大村莊的小鎮。我非常肯定在某個懶散而悠閒的早上,我可以步行貫穿整個圭魯(也許還能再走回來!)。這兒不僅地方小,人們相互也很熟悉。無論你提到甚麼人,當地人就算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也至少知道那人的長相,他們可能還知道對方現在正在做甚麼,甚至是準備要去做甚麼。作為這個小地方的一分子,意味著很多東西。最近,我發現一年一度的圭魯農業展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對於許多參展的當地企業和組織來說,準備工夫很早就開始。對我來說,在展會當天早上做準備就行了。我和能幹的傳訊人員帕特裡夏(Patricia)一起,在展會現場准備了咖啡,還分類疊好了幾百件T恤。T恤上印著各種各樣的健康信息,如「就算感染愛滋病病毒,也可以治癒結核病」、「不要虐待兒童」、「無國界醫生正抗擊結核病和愛滋病」等等。 當天晚些時候,在我們帳篷的展示攤位上,我們特意派發健康信息單張、小禮物、提出忠告和分發避孕套。輪到我來看守攤位時,一名十幾歲穿著深綠色校服外套的少年來到桌前,我和他玩起了正確回答問題即可贏取鋼筆的遊戲。我問他:你知道愛滋病病毒是怎樣的一種病毒嗎?他回答說:這種病毒會攻擊CD4。我想:我得提高問題的難度。然後就把鋼筆給了他…… 接著,來了一群嘰嘰喳喳的年輕女孩。我和她們談論了結核病,接著問她們有沒有問題。一名女孩說有。如果我們在嬰兒時已經接種了結核病疫苗,為甚麼津巴布韋現在還有這麼多結核病人?這個有水平的問題把我難倒了。在我看來,也許問得好和答得好一樣重要。在一個有著許多禁忌、誤解和設想的世界裡,好奇心不會殺死貓,反而可能會救了貓的命。我想未來還是有希望的。這些孩子很聰明。 獎品很快就吸引了一大群興奮的孩子,他們擠滿了展覽場地,聚集在我們所提供的小冊子前,以便能展示豐富的知識,好贏得他們所想要的鋼筆和T恤。我們的桌邊不斷圍滿孩子和成人。我們還鼓勵一些年紀較長的觀眾接受測試,有時甚至把他們帶到無國界醫生在展覽場所內所設的測試設施。瞭解你的現狀,這是戰爭的第一步。 對於孩子們,我們則為他們找一些合適的問題。一個小女孩幾乎難倒我。她是和哥哥姐姐一起來的,個頭幾乎還沒桌子高。她十分想要得到一支鋼筆。而她回答我問題的方式就是在我面前自然地咳嗽了一聲,然後立即掩住她的嘴。這不僅僅是一個禮貌行為,而且在一個結核病肆虐的國家,這樣做也非常有必要。這個切實展示良好衛生習慣的行為為她贏得了獎品,她高興地離開了。 一天結束之時,我抄小路回家。我穿過齊腰高的草叢,先是聽到一群興奮的孩子聲音,然後再看到他們。他們大聲說笑,吹著尖尖的口哨。在拐角處,他們就像驚嘆號一樣出現在我的面前。他們戴著粉色的霓虹燈眼鏡、明亮的塑料珠子,還拿著一袋袋棉花糖。他們朝我微笑揮手,我也停下來朝他們微笑揮手。他們繼續往前走了。我希望他們未來都能像戴著老虎面具和冠狀頭飾那樣歡樂。他們將冬季的卡其灰色抺上一道生動的色彩。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