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任務所在地整整一周啦,生活工作都逐漸穩定下來。 全隊一共二十人左右,來自十個不同的國家,住在兩個相鄰的院子裡。每一位隊員分別住在一間非常具有非洲特色的Tukul裡,泥砌的牆,草搭的屋頂,解釋得通俗一點兒,就是有門有窗的窩棚。我被分配住在一間閒置的Tukul裡,曾經被當做儲藏間。由於正好面對排球場,有人打球時必須鎖上門,否則打球的人還得進屋撿球多不方便呀;另外大家已經習慣了用我的門簾擦球,我也就大大方方地鼓勵大家別客氣。住在我們這個院子裡的九個男男女女共用一間冷水淋浴房和一間沒有抽水裝置的簡易蹲坑廁所,掌握好高峰時段至關重要。 靜下心來回想一下,才發現除了工作挑戰之外,自己平均每天遭遇一件生活軼事,居然跌跌撞撞逐項解決啦,不禁頗有些自豪。 1.    由於從首都到駐地的小型飛機限制行李總重量不得超過15公斤,遠遠低於國際航線托運行李二十公斤的限制,只好把將近四分之一、估計不會馬上需要的行李暫時寄存在首都,等有運送供給的卡車開往駐地時再幫我捎過來,我根據以往的經驗留下了巧克力、毛巾、手電筒、雨傘等。遺憾的是我完全低估了蘇丹的雨季,每次下大雨被困在某處時,我都只好望雨興歎,懷念寄存的物品,盼望著貨運卡車的快快到來。 2.    值得慶幸的是駐地總有儲存水供應,只是水色微黃,即使過濾後仍略帶汽油味。所有的白色T恤洗兩水後就變成了淡淡的灰黃色;我決定收藏起自己的白色衣服,不穿也就不用洗了。 3.    因為團隊逐漸擴大,日用品的供給顯得捉襟見肘。實在是找不到在其他任務中保證供應的毛巾,為了解決燃眉之急,我只好在去醫院時路過的街市上給自己買了一條,中國製造,中等品質,十五美金著實不便宜。 4.    花了半個多小時,我還是搞不定Tukul裡的插座,無法給我的電腦充電。向後勤隊友求助,他給了我一個插座板,不但幫忙解決了牆上插座插拔困難的問題,而且提供了多個插座。他發現有人拿走了分配給我的電扇,四處尋找後歸還給了我。好人啊! 5.    駐地供電來自我們的發電機,每天需要有一定的停機時間,從晚上十一時至次日早上八時。到達的第一天,我們一直忙到晚上十時三十分才從醫院回到駐地,剛剛吃完名副其實的晚飯,所有的燈突然熄滅了,頓時陷入一片漆黑。完全不熟悉環境的我只好借了隊友的手電筒,以安全完成各項睡前洗漱和如廁。第二天,問後勤能否給我一個手電筒,得到的回答是需要先填寫一張後勤物品申請單。於是我在下午從簡從速地在街市給自己買了一把手電筒。 6.    一天晚上,我被來自屋頂的聲音吵醒了,原來正在下大雨,雨點打在屋頂的塑膠布上,襯著黑夜的寂靜,格外響亮,吵得我幾個小時都無法入睡。有人告訴我以前我的Tukul是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的,鋪上塑膠布後固然吵一些,但總好過四處漏雨的苦惱。經過幾個夜晚的鍛煉,我已經能通過雨打塑膠布的聲音分辨出雨量的大小,可能古詩中雨打芭蕉的意境也不過如此了吧。 7.    某下午,我從醫院回來時發現大隊螞蟻橫穿我的Tukul,從門口右下角進入、跋涉床底下和南牆,消失於窗戶角的牆洞;仔細觀察,兩隊螞蟻井然有序地行進著,一隊從門至窗每只各自扛著一枚白色蟻卵,另一隊從窗至門輕裝前進。我一腳踏入阻斷了它們的行進路線,方向感稍差一些的誤打誤撞爬進我的鞋子裏,立時我就感到被螞蟻叮咬後又癢又痛的感覺,趕緊逃出Tukul,抖落抖落鞋子,再次求助於後勤隊友。他沒有找到項目裡庫存的殺蟲噴霧劑,就把自己用的殺蟲劑借給了我,還告訴我這種噴霧劑在街市可以找到的。今天,我從街市買了一大瓶,徹徹底底地從門口到牆角和窗戶噴了一個夠,還一面振振有詞地告訴螞蟻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8.    今天,給自己沖泡了一杯濃濃的中國茶,作為一周克服困難的嘉獎。想起兩天前溫水泡茶的失敗經歷,不禁啞然失笑。

回應 (4)

  • anon

    thanks for all the good work done there. well done!

    12 月 02, 2010
  • anon

    go go 加油

    12 月 05, 2010
  • anon

    go go 加油

    1 月 25, 2011
  • anon

    呵呵,我看了你这几段轶事真的笑出声来。那些经历都是那么的难能可贵。不过,你这枕雨而眠其实还是蛮有意境地~~~~不过至于治蚂蚁那段,真的逗坏我了~~~如果筝姐爱喝中国茶,如果有机会能到北京,如果有机会认识你,一定带些好茶给你~~~~对了,熟普洱养胃哦~~~有时间就冲来喝吧

    8 月 13,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