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房負責人是來自剛果的助產士,名叫福哈。任務前簡介當地情況時,有人告訴我她的臨床經驗豐富而且管理有方;我作為短期服務的醫生應該給予長期在當地工作的她一定權威性。不難推斷以往某位醫生和她之間是有過衝突的,具體為什麼我沒有問;無論過去如何,我的原則是:鐵路員警各管一段。 第一天上班,我收治了一例抽搐的病人,福哈認為不是典型的子癇而提出質疑。我不得不向她解釋,病人抽搐是臨床表現,所有在場的醫生和護士都有目共睹,具體什麼原因引起抽搐還有待進一步檢查和討論,目前診斷尚不清楚,可能的診斷除了子癇外,還應該考慮低血糖、瘧疾和腦膜炎等;但請至少相信我們的眼睛和對抽搐表現的判斷。 三天後,福哈對一位病人的剖腹生產提出質疑,因為她認為其產程有進展。我不得不從手術室跑回產房,當面向她解釋:病人的骨性骨盆狹小,儘管子宮收縮可以使宮頸擴張,但是無論如何骨性骨盆結構不可能改變,即使軟產道及時準備充分,她也無法以陰道分娩這個足月的胎兒。為病人剖腹生產絕對是明確的。出於禮貌,我在充分解釋後徵詢她的意見,她說,你是醫生,你已經決定的事情我不會說不。好吧,我要的就是這樣的回答了;這種是否需要剖腹生產的決定是我的工作,請讓我來完成我的工作吧。事後,我向隊中的助產士志願人員詢問相應情況的常規指南。她告訴我在這個項目中,因為當地醫務人員的專業水準參差不齊,為了防止狹窄骨盆的過度診斷,所有這樣的產婦都要經過試產,直到產程停滯才做剖腹生產。這樣說來,福哈的質疑情有可原,我會在以後的工作中儘量把自己的觀點解釋清楚。 還有一次,福哈和我一起接診一位妊娠合併腹瀉的急診病人,我們不約而同地問診相同的問題以排除霍亂。第一次,我們相視而笑,冰釋前嫌。 大概一周後,我們在芒果樹下飲茶時,福哈告訴我,她喜歡我以各個病人為中心提問的查房方式,不但使每一個參加的查房的醫護人員都積極參與病人的診療工作,而且開展了理論結合實踐的培訓。由於二十多年的戰亂,當地醫護人員的醫療培訓十分有限,我們能在一段時間內來到這個國家提供援助,但不可能無限期地留在這裡,提高當地員工的醫療素質是長期保證和提高醫療品質的金鑰匙。頗有英雄所見略同的感覺。

回應 (1)

  • anon

    其实当我们与一些人产生共鸣,就会有这种感觉~~能帮他们,是一种福分~~~能到前线也是~~~我始终觉得施比受有福~~~可惜,我能力不足。真的恨不得跟你一起去往前线~~~

    8 月 13, 2011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