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過很多發展中國家,但卻從來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走進市中心,我感到十分困惑——在任何一個國家首府最少也有一點點交通和基礎建設,但這裡真的是什麼都沒有。街上就只有寥寥可數的行人、幾間商鋪和幾輛摩托車。夏爾戴高樂大道(Avenue Charles de Gaulle) 似乎是市內的主要道路,但卻十分寧靜,幾乎沒有什麼商業活動。大部分道路都是柏油路,但只要少量的行人路,車輛可以隨意駕駛。 我走進一家商店問路,有一位婦人坐在櫃檯。她站了起來,當我看到她的手臂插著點滴,並連著一袋掛在架上的液體時,我嚇了一跳。我請她不要起來,並先完成她要做的事情,但她堅持要幫我找人。這時,一位無國界醫生的車機走過來,問我要不要乘車到市場。在這麼熱的天氣下,我欣然地答應了。 在市場漫步的感覺十分良好。沒有爭吵和叫賣的聲音,在小攤檔看貨品,不會立即有人過來問你需要什麼尺寸,價錢是多少。這兒幾乎什麼都有,但品質不是很好。我逛了十分鐘後,終於挑了一雙拖鞋。這雙拖鞋並不是一對的,但至少都是橙色的,但卻是螢光橙。雖然我肯定要付較本地人為高的價格,但仍然異常平宜。通常我都會堅持討價還價,直到店主不耐煩,但對著這個細少的社區,我沒有討價的打算。 回到辦事處,同事跟我做了一個詳細安全簡介,並帶我參觀了各個房間。辦事處雖然簡單,但設備齊全。他們向我示範如何使用無線電廣播,以及如何報告我的行蹤。一面巨大的白板記錄了每個人的名字以及現處的地點。每當你離開一個地點,都需要通知無線電室,報告你的目的地和將會使用的交通工具。如果他們在指定時間內沒有收到你的消息,他們就會開始搜尋你。雖然我知道嚴格執行規定很重要,這些的措施亦讓我感到安全,但卻有被困的感覺。這種全天候的保安監管很容易讓人難堪,假如我因為剪髮而忘記報告行蹤,真是尷尬萬分。 我需要等候當地政府發出往來各地的通行證,所以下星期才可以搭乘世界糧食計畫署的飛機到前線工作。也就是說在出發到前線工作前,我還有四天較為游閒的時間。當我正在接受其他簡介的時候,我被安排到一個貨倉幫忙收貨。我需要點算好來貨的數量和記錄存放的位置。所有資料都要記錄到紙上,但貨倉的環境炎熱和佈滿灰塵。記錄的工作感覺十分實在,我感到真的在工作。我十分高興終於可以幫到大家。 一天晚上,我和幾位同事打算外出吃飯。Cote Jardin是市內較有多人到的餐廳,進入店內就像到西班牙度假一樣。餐廳內的樹蔭下,放了很多矮桌在沙上,圍著多張有座墊的椅子,在炎熱的旁晚用膳和飲幾杯飲料,氣氛很不錯。食物味道也很不錯,價錢跟我願意在英國付出的差不多,我品嘗了應該是未來一段時間內最後一碟薯條。 當我們吃完晚飯後,就用無線電與辦事處聯絡安排車輛。當我們正在等待的的時候,我看著門外的一排越野車。看起來就像非政府組織名冊——許多聯合國的車輛、還有樂施會、國際關懷、國際紅十字會和其他較小型的機構。當我下次回到首都放假的時候,肯定會經常來這間餐廳。 但是,後來我發現足踝附近蚊子叮了最少三十次,但其實我已經用了驅蚊劑。我十分容易吸引蚊子——如果你不想被叮,只要站到我的五米內。我不想在未來數天也有會這麼痕癢,這次就當是教訓。今後不管打扮有多奇怪,我都會穿著長襪,並套進褲子裡。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